skyblue0203
個人介紹:我只是個隨心所欲的人,天真和殘忍並存的風格是個人宗旨。
偶然會完全黑化,人格分裂系寫手。
 
 

【BanG DREAM!】聽說.....第九章--Orion

【BanG DREAM!】聽說在練習時某人會變身呢!(冰川雙子)11/20 第九章更

 

請配合米津玄師 的orion食用。

正文如下:


你知道嗎?如果向流星許願的話,心願便能成真了!
星空總是在照顧著人們,當然包括你。
現在,請聽從內心去許願。
但願我倆的願望都能成真。



今年十月對於某些人來說是特別的月份,
獵戶座流星雨。
事實上獵戶座流星雨是每年的流星群中流星速度最快的流星雨之一。
而這群流星平均亮度中等,約2等,偶會出現火流星;
有時火流星會留下持續數分鐘之久的餘痕,
餘痕受到高空風切的影響,
會逐漸改變形狀並逐漸消散,
這也是值得欣賞的其中一個特點。
身為觀星愛好者的日菜當然沒有放過這次的機會,
乘著私人飛機回到日本參與其中。
要說為何回日本卻不去找紗夜,日菜給予老人的答案是
『不知道,只是感覺還不是時候。』
公演的時間差不多為一年,
再有耐性的人也會變得不安,
如果等待途中姐姐愛上別人怎樣好?
或者已經不再喜歡自己。
本人被各種不安束縛著,包括前進的勇氣。
回到東京的日菜看著Roselia推特寫著會休息一個月
『姐姐也說會放假呢,雖然沒有寫要到怎樣地方…』



跟之前一樣日菜隨意地找地方觀星,
這次找到一個從未聽過的鄉村。
那裡的人很和善,也不太會看電視之類,
所以日菜選擇用真面貌示人。
一般來說遊客會在早上來到這座古老大屋拜訪村長,
再前往各自的目的地。
然而這種常識不識用於此人,
黃昏才來到日菜有著我行我素的時間觀,
只背著一個小型背包跟一支望遠鏡。
這樣少的行李給人感覺比較像遠足人士。




村長意外地跟她很投緣,
還把人拉著說要介紹自家的兒子(已婚)  。
『大介,這個孩子很有趣,
我從剛才起就一直輸給她。』
完成工作回來的兒子對於
父親像孩子般的興奮感到驚訝。
村長的棋術是國內數一數二的高手,
竟然被一個小女生打倒。
這個人看起來不像來自將棋界的,
還在吃自家妻子製的甜點。
『你就是善治的兒子?』
{竟然是直呼名字!?}
『嗯,你好,請問…』
『我的名字是冰川日菜,這幾天會在山上觀星,
所以前來拜訪。』
{為甚麼…現在才說拜訪的事,
一般人不是會直接跟村長說嗎?}
『冰川小姐,你是自己一個來的嗎?』
『對喔。』
『如果可以的話,請選用我們的…』
『大介!』父親忽然制止他再說下去。
『她是我的客人,別在這裡推銷!』
想不到父親會如此生氣,這下把氣氛降至冰點。
『善治不要這樣生氣,你看這裡,我贏了。』
{冰川小姐你是故意在這種時候贏的嗎?}
『嗯,日菜說得對,這樣的自己實在太失禮,
請見諒。』
『不會,不會,大介這樣努力工作,
是我要道歉才是。』
被這樣奇妙的女生撲熄父親對自己的怒氣,
大介還是有點困擾。
直覺讓他們繼續下棋,這兩人必定會忘記晚餐,
有沒有方法停止他們呢?
這時救星終於出現了,大介的妻子來到兩人面前
『老爺,日菜,你們是時候收拾一下,
等下可以品嘗非常美味的河魚,
而且還有娘家送來的釀製酒。』
『好的!現在去洗手。』
『好的!現在去洗手。』
{竟然如此容易解決…我真是很沒用。}




吃過飯後,日菜終於跟這家人道別。
村長千叮萬囑幾天後要來這裡跟他下棋,
為了這個對手還用美味的食材做引誘。
眼見父親跟對方關系這樣好,
自己都要做些事來答謝人家。
『冰川小姐,你過來一下。』
『嗯,有甚麼事?』
『這裡是鎖鑰跟地圖,不用擔心!
這次是免費借給你的。
一個女生還是找個有蓋的地方休息比較好。』
『但是,這間屋是留給客人的。』
『哈哈,別擔心,近期沒甚麼人來這裡,
反正都是空著。
而且父親很喜歡冰川小姐,希望你有時間過來遊玩。』
『嗯,那就謝謝了,大介。』





日菜不太喜歡駕車,賽車是例外,
可惜被友人們強制否決,
所以未能買下新車(比賽用)。
現在,她正在以步行的方式上山,這座山到達頂部需要的時間大概是5小時,
剛好配合到觀星的時間,
心裡想著人家借出來的屋子…可能最後也用不上。
理由是此刻的日菜不想獨自待在房間裡,
感覺心情會變得更糟。
前往山頂的路大概進行到一半,
為何用大概來形容是因為日菜處於迷路狀態。
查看手機的訊號仍然能接收,需要擔心的事就不多了。
心血來潮的查看有誰打電話給自己的日菜,
發現一個從未想過的號碼出現。
『這個是姐姐…為甚麼?而且還是半小時前打來。』
日菜為免被玲聲打擾,手機長期是靜音狀況,
這是第一個未接來電是她會後悔沒有接聽。
正當日菜想打給紗夜時,手機又一次震動起來,
這個是村長家的來電。
『抱歉!我搞錯了房屋資料,
你手上的是今早已入住的冰川小姐租的,
一時之間也找不到房屋,我會電話請她給你留宿一天。』
『沒問題的,我還未到那邊,
或者明天…你說是另一位冰川小姐?』
『嗯。抱歉,我搞砸了。』
『那位小姐的名稱是?』
『名稱是冰川紗夜。』
『大介,謝謝你。』
說完便關掉通話,大島大介處於帶點迷惘的情緒。




半小時前:

忽然窗外傳來雨聲,山上的天氣總是如此變化不停。
紗夜當然馬上跑去把防水的用具把攝影機蓋好。
撐著傘的她抬頭望著灰色的天空,怎麼感覺有點親切,跟自己心情一樣的顏色。
為甚麼,眼淚開始流出來……
明明沒有要哭的理由,就這樣已經好了,
遠離關於她的一切不是早已決定。
為何要後悔?為何要痛苦?
回過神來,自己已經下意識地拿起手機打給對方。
對此感到更痛苦的紗夜立馬將手機的電源關掉。
繼續抱著這份愛的話,
已經令人討厭的內心會變得更為醜陋。
這樣的我配不上像太陽的她。
所以,雨水,請快停下來。
雨聲將某人痛哭聲悄悄掩蓋起來。




{快點!再快點!這樣的話就能見面!
能夠做的事情,就只是向著姐姐身處的地方前進!
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全部都會壞掉的。}
日菜這次奇蹟地沒有迷路,一直在樹林裡全速奔跑著,
不管雨下得有多大,地面難以行走令到她摔倒好幾次,樹枝將臉都劃出傷口。
直覺對她說紗夜正在極度傷心,
只想到要去到她的身邊。
內心傷口一直擴大的話,感覺某些重要的東西會壞掉。
日菜知道不能再等下去,就算會被討厭也好,也不能讓姐姐再一個人下去。





四十五分鐘後:

雨不知不覺停了,又變回繁星滿天的情況。
紗夜的願望還未實現,
然而她未知道這個願望將會實現,正確來說是三秒後。
樹林裡出現的某人以極高速衝過來並一把將紗夜抱著。
『姐姐,求你別再哭了,這樣子的姐姐令我很心痛。』
『為甚麼…日菜會出現在這裡?』
紗夜沒有將人推開這點,仿佛跟日菜帶來多一份勇氣。
『這個只是一次意外,我沒有跟蹤姐姐,
是大介把姐姐的房屋鎖鑰拿錯了給我,
他應該有打電話跟你說明才對的。』
『抱歉,我關了手機。』
『不用道歉,姐姐甚麼事都沒有做錯!』
感覺到懷裡的紗夜開始掙扎,
日菜把對方抱得更緊。
『不對,我做錯了。一直都做錯了。
抱著沒有希望的愛情,現在卻連將你推開的能力都沒有。
全部,全部都是錯誤的。』
『姐姐,不對…冰川紗夜!我喜歡你!
從來都只喜歡你一人,
沒有聽錯,這個是愛的告白!
請你跟我交往!』
『日菜…不用這樣做的,安慰的話也不能說這些的。』
然後,紗夜開始抖顫起來,身體變得像冰一樣的冷。
傘子是存在的,只是處於倒在地上的狀態。
{糟了,姐姐沒有撐傘的站著大概已經過了很久,
她的身體開始支撐不住。}
日菜二話不說將紗夜推進浴室(站立型) ,
自己也跳進去,熱水從上方灑下來。
『姐姐,姐姐,看著我!』
把對方推到牆壁,避免整個人倒下來的做法令兩人的氣氛變得曖昧。
『你知道待在這裡有多危險嗎?』
『姐姐會推倒我?』
『當然會!』
被氣氛帶動加上有點自暴自棄的她,
開始跟日菜接吻起來。
看來把紗夜的理性抹去後是一件很好的事
日菜對於坦率表達愛意的姐姐確實更喜愛。
張開雙手抱著紗夜
『姐姐,我愛的人一直是姐姐喔。』
『說謊!』
『如果姐姐仍然感到不安的話,那抱緊我。』
『你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
『知道,最喜歡的人在痛苦,在害怕會被拋棄。
那我用另一個稱呼好了,紗夜你愛我嗎?』
『非常愛,已經愛得不像自己。
希望日菜說喜歡自己,就算是謊話也可以。』
跟一個拒絕相信的人說話根本白說,
日菜深明這點,然而不想因此令紗夜誤會這份感情。
因此,只能一次又一次向對方傾訴愛意。


~~~~~~~~~~~~~~~~~~~~~~~~~~~
很好嘛,又更破數字了。
這次是三千字,如果一直增長下去,
我真的怕會嚇走讀者……
有人愛看的話請留言。 
我很累,要休息了。

评论(1)
热度(12)
  1. 真夜的迷霧skyblue0203 转载了此文字
© skyblue0203|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