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blue0203
個人介紹:我只是個隨心所欲的人,天真和殘忍並存的風格是個人宗旨。
偶然會完全黑化,人格分裂系寫手。
https://peing.net/zh-TW/skyblue0203?event=0
有問題隨便問
 
 

【BanG DREAM!】聽說.......(冰川雙子)12/10 第10.2 &10.6章

【BanG DREAM!】聽說在練習時某人會變身呢!(冰川雙子)

12/10 第10.2 &10.6章更

在開始前先說些別的話,
如果說自家最愛的bang作品,
我會說是這個故事吧。
有種刻骨銘心的感覺,
因為有些時候…那些說話不是我寫的,是主角講的。
或者有人也發現,
對於情感的形容本人的文筆是【非人類】,
這個是性格問題。
然而,這篇裡有著大量的【愛】湧現出來,
寫起來就像被附身一樣。
真是很神奇呢(保持不到正經) 

  

10.2章 絕色

配曲為:『禁忌降臨庭園 セイレム』 主題曲
「清廉なるHeretics 」
這首單純感覺很合。

正文如下:

我們都是膽小鬼,滿口謊話讓事情看上去全是正確。
例如說不再在意對方,會耐心等待之類,
這種好聽的話不過是安慰自己用。
人們總以為這種說話能夠保護自身,
漸漸地一言一語都化為態度跟行動,
最後,全部都變成互相傷害的武器。
如果…如果時光能夠倒回,
請答應我,別再對內心說謊,
就算裡頭的真實會帶來傷害。


兩年後,東京巨蛋的舞台上

『大家,這是今日最後一首歌了,
希望下一次的舞台上能夠再跟你們見面。』
接著友希那對台下狂熱中的觀眾繼續說
『交給你,紗夜。』
『嗯,大家盡興嗎?』
粉絲們用快令人耳鳴的歡呼聲嚮遍整個會場,
沐浴在澎湃的聲援裡,Roselia的成員都露出滿意笑臉。
與此同時,紗夜留意到莉莎向自己投以加油的,
接著說出歌名
『最後一曲,Determination Symphony』
震撼人心的歌曲配上眾人高水準的演出,
這一刻會場裡的人們心彷佛連在一起。
Roselia再一次成為支撐心靈的樂隊,
果然,音樂是能夠拯救世界。

完場後,眾人來到休息室,
被大量粉絲禮物包圍著的她們好不容易才冷靜下來。
雖然這樣說,當中最興奮的就只有年紀最小的亞可,
其他人都是正常的反應。
換回衣服的紗夜把送給自己的星形玩偶拿起來,
然後放進袋裡。
『大家辛苦了,我先走了!』
揮揮手跟其他人道別便離開,
也不管亞可臉上的渴望一起吃飯的表情。
燐子摸著有點消沉的腦袋
『嘛,這次就算吧,總會有機會的。』
『紗夜…這樣我行我素的行為,愈來愈像那個人了。』友希那在衣物間裡跟莉莎說。
一直沒有停止幫忙歌姬換衣服的莉莎,
有一瞬間停頓下來,接著又繼續解去衣鈕。
『嗯,紗夜今日會去見她,會這樣也是沒辦法的事。』
『莉莎…對不起。』
『唉?為甚麼友希那要道歉?』
『尾曲是紗夜選的。』
看到低著頭的歌姬,貝斯手忍不住嘆氣起來。
『沒甚麼不好啦,而且這首歌已經很久沒有演奏過,
就當作是重溫心情也不錯。』
『嗯…』對於莉莎的體諒,
友希那仍然有點放不開的感覺。
『嘛,這是紗夜所選的,那就代表裡面帶著某種決心。
這首歌不是你跟她一起寫的嗎?
所以說,別太擔心比較好。』
把歌姬的帽子戴好,莉莎露出滿意的表情。
友希那沒有回話
{這首歌…可以代表的意思…不只一種。}

幾小時後,戴著口罩墨鏡紗夜來到目的地,
攝手攝腳的來到睡著的日菜身邊,
從袋裡拿出星形的玩偶。
正想把它送給日菜時,口袋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來電的人是大島善治。
{這個人…是日菜認識的老人。}
『晚上好,我是冰川紗夜。請問有甚麼事?』
『小女孩是這樣的,我家生了個寶寶,
想下個月請你過來吃頓飯。』
『嗯,沒問題。
公司給了半年長假期,我也正想跟你們說,
這幾個月都會到村子住。』
聽到這裡村長就生氣來
『笨蛋!你想甚麼時候過來也可以!
還有那間屋不是已經賣給你嗎?
小女孩,你也已經是這裡的居民之一,
就別這樣見外!』
雖然是被人責罵卻很暖心,感覺有點像日菜
『嗯,慶祝的晚飯請一定讓我參加。』
『這才是本人喜歡的小女孩,
這番話我會轉達給他們的。那下次再談吧!』
過於豪邁的老人也不管紗夜的反應便掛斷電話,
令她連再見也來不及說。
{呃,為甚麼連不會耐心聽電話這點也跟日菜一樣,
難怪他們會這樣合拍。}
只要把手機關掉後,就不怕會被其他人打擾到自己,
從何時起責任感重的自己,也變得跟她一樣?
輕輕往額頭一吻『日菜,我來找你了。
抱歉呢,今日來遲了點。』
摸著對方的手感受著有點涼的體溫,
確實步入冬季的這幾天變得有點寒冷。
『如果冷倒的話要跟我說喔,不然我會生氣的!』
說完轉身把房間的暖氣再調一下,
讓這裡溫度升高兩度。
只有兩人的空間裡,紗夜把在外面的重擔都放下,
向著最愛的人傾訴各種各樣的事。
分享生活上的小趣事,跟隊友的演出成功,
以及在家裡的寵物近期學會新把戲。
這些都是高中時期的紗夜從不會做的事情,
仿佛是要補償失去的光陰,
長髮的雙子正用盡全力將一切跟自身有關的事都說給對方聽。


深夜 1:00

有人推開日菜的房門,再過2分鐘此人便離開了。
對於這種事,冰川雙子早已見怪不怪。
反而是剛才進來的人被嚇倒,
她急步來到前輩的面前輕聲說
『為甚麼冰川紗夜這種大明星會在這裡?』
前輩對於再一次跟人回答這個問題感到有點困擾
『你是新人才不知道,
冰川小姐是來探望她的妹妹冰川日菜。
兩年前,日菜小姐參加賽車比賽,
在決賽時被捲入主車群的車禍裡,
然後變成植物人。』 
『這也太慘了吧。』
『對喔,日菜小姐聽說是個天才,
賽車也是一學便會還能打進決賽,
可惜意外總會令人措手不及。』
『其實…我剛剛以為病人由一個變成兩個…
像是恐佈電影出現的二重身。』
『笨蛋,她們雖然是雙子,但給人的感覺差太遠了。
紗夜小姐…有時都會陷入極度悲傷,
還被醫生要求接受心理輔導。』
『…但剛剛她還在跟我說笑聊天,沒有特別奇怪的感覺。』
{這個人到底有沒有把知識記入腦袋?}
前輩帶點警告的意思解說下去
『之後你還是花多點補習,
擁有心病的人只會在特定情況下才會出現問題,
一般來說他們還很會掩飾自己的情緒問題,
而且生活跟常人無異。』
『那…日菜小姐不醒過來,
紗夜小姐就治不好情緒問題?』
『嗯,這點絕對是的。』

回到房間

紗夜親著睡公主的唇,這個是帶著淚水的吻。
『笨蛋,為甚麼還不醒過來?
再這樣下去我就不管你了。』
兩年前的晚上,紗夜拒絕了日菜的告白,
她選擇做別的事來分散心情,
就跑去買下一隊車隊並參加比賽,
然後變成一個令人痛苦的結局。
每次看著日菜,都會想起自己害她傷心的說話,
沒有盡頭的自責跟從未消退的愛戀,
單單用將人迫瘋來形容已經是太簡單了。
內心的傷痕早已沒有癒合的能力,
有的不過是絕望的顏色。
『如果是受傷的人是我,你說有多好?』
身處悔恨的深淵裡,能夠拯救她的人…早已不存在。
命運作弄著陷入黑暗的雙子,
這樣的折磨仍然會繼續下去。

絕望的景色 END

待續

~~~~~~~~~~~~~分割線~~~~~~~~~~~~~~~~

10.6章 獻給最愛的你

『嗯,這裡是哪裡?全是白色的…地方?』
回過神來的日菜注意到自己躺在一張白色的床上。
從窗外傳來讓人心情愉快的花香,
鳥兒們回應對方的吱吱聲,還有穿著窗紗而來的涼風。
一切都美好得不像是真實,
跳下床的日菜沒有推開大門,反而直接跨過窗台。
『哇!這個花園真的很美,如果姐姐也見到就好了。』
散步的時候忽然聽到不遠處的某人在通電話
『嗯,我已經在這附近,不用再怕遲到了,
今日的主題是威尼斯式婚禮,
所以要戴上面具才能到會場,
而且要有這封邀請帖,不然會被逐出門外。
都說明白了!等下再見吧。』
掛掉電話後,那個人煩惱的表情令日菜不禁向對方問『請問你為甚麼在煩惱?』
抱著頭的人說『我不想自己去,
如果進會場時沒有帶上舞伴的話…
會被人指指點點的。』
『喔,這真是個需要勇氣的節目。』
『就這樣吧,我把面具跟邀請帖都放在這裡,
對其他人說都不見了。那就可以混淆視聽!』
說完把這些全都放在長椅上便離開,
頭也不回的樣子向出口狂奔。
『啊…走掉了。』日菜轉看長椅上的物件,
有一個最常見的Bauta,
“Bauta”是一種覆蓋在整個臉上,
下顎輪廓清晰,微微突出,
沒有嘴巴,面無表情的面具。
現在市面上也有一種半臉的“Bauta”,
只遮蓋從額頭到鼻子和上臉頰,
以此來隱藏身份,但又很容易交談、用餐和飲水.
感覺戴上面具還不足夠的,
搭配留下來的黑色絲質斗篷
跟黑色的三角形帽子就算完美。
『這個純白色的半臉Bauta…感覺像歌劇魅影呢,
用來隱藏身份的話沒有比這樣更好。』
日菜打開邀請帖研究一會兒,突然飾演魅影起來。
再來用帶點低沈的聲線說
『我來見你了,屬於我的克莉絲汀。』


會場其實就這個大型花園的後方,
眾人都戴著面具的情況下,
根本連熟人也找不到對方。
『這樣正統的安排難不成是外國人的婚禮?』
日菜在會場裡四處查看,
這裡的人多數是圍在一起談天說地,
內容由自家的寵物到下星期送到的私人飛機都有,
感覺他們都是一些上流人士。
『很無聊,如果是心舉辦的話就會有趣多了。』
當然這句話沒有被任何人聽到。
不停走著的日菜意外地闖進教堂裡,
純白色的神聖教堂與全身黑色的她
形成一股強烈的對比。
『這裡真的很漂亮,
不難想象結婚的兩人會非常感動。』
{這樣說新娘也應該在附近的房間裡才對,
要不要偷偷去看呢?}
正當日菜打著偷看新娘的念頭時,
最深處房間的大門被一位中年女士推開,
對方就這樣沒有關門便離開了。
遇上這種大好機會,魅影當然不會放過,
做出像特技演員才做到的花式動作
同時快速地進入那間房間裡。
日菜沒有猜錯這裡確實是給新娘用的準備室,
只是一個人也沒有。
看著桌上的文件,便知道新娘剛好去拍照,
還有半小時才會回來。
『雖則看不到真人,不過翻一下相薄也可以吧。』
然後本人就大搖大擺地坐在沙發上,
翻閱新人們的合照。


十五分鐘後,外邊傳來高跟鞋的聲音,
從腳步聲中日菜知道前來的只有一人。
將自己藏在沙發的後方,
靜靜的等待又能避免被人發現。
很快地大門便推開又馬上關掉,
那人坐在化妝台前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
『這樣忙碌的程序,真會把人累倒…
嘛,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說話的人語氣一點都不像是新娘,
令日菜忍不住偷看向對方。
用近乎靜音的聲量說『甚麼嘛,果然是你呀…姐姐。』
沙發後的人俏俏握緊的拳頭放在胸前,
同時化妝台前的人放下手裡的花束。
這個花球以香檳色庭園玫瑰#作主花,
襯上紫色繡球、紫色小百合、
淺粉紅小玫瑰、小蓮花及尤加利葉,
帶上豐富的視覺效果及和諧美,
富春天的氣色,確實是洋溢著幸福的氣氛。
{我真是笨蛋,為甚麼要跑到這裡去,
姐姐…看上去很漂亮,跟相片裡的她一樣。}
帶點異國氣氛的婚紗配上一只精致的藍色蝴蝶#為頭飾,有種畫龍點睛的感覺,
本人又是天生美人,整個人艷麗得仿如由畫裡跑出來。
{真的…美得令人想哭…}
沒有發現偷哭的日菜,紗夜對著鏡子重重嘆著氣
『不能再消沉下去…我是一個幸福的新娘。』
往自己的臉拍幾下,就像比賽前的運動員給自己打氣。
『沒錯,今日是人生的大日子,
這樣幸福的一天沒有任何事需要擔心。』
為自己打氣似乎沒有甚麼效,
只見紗夜愈來愈不看向鏡子,
雙手也不知不覺放下來並握緊著。
『沒錯,因為要擔憂的事已經永遠消失了…日菜。』
被呼喚名字的人忍不往站起來,
這下終於看清眼前的新娘。
那個談不上笑容的臉,眼淚靜靜流過臉頰,
消失於婚紗之上。
日菜曾經幻想過看到各種表情的紗夜,
卻從未想過對方會用如此悲傷的容貌出現在眼前。
『姐姐…為甚麼要哭?』
新娘繼續說著
『日菜,我很想你。對不起呢,
其實自己根本沒有資格在教堂說這種話。』 
『姐姐…』
『因為是我害死你的!現在卻還在不要臉的掛念你!』
{原來…我已經死了…不,只是自己刻意不去想。}
能夠接觸的就只有死物,
所有活生生的人日菜都是碰不到的。
就連能不能被人看到都成問題,
這樣的存在說實在…對於本人很殘酷。
{從剛才起姐姐就發現不到我…感覺有點傷人。
不過,這樣就好了,姐姐能夠跟喜歡的人結婚。}
抹掉眼淚的紗夜又開始說
『這個人…是真心待我好,
明知道我不愛他也願意一直等下去。
結果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便答應嫁給他。
這是沒辦法的事,再怎樣說自己也要對家人負責…
而且早點了結事情對大家也有好處。』
『為甚麼…
為甚麼要把你的幸福說得像沒趣的工作一樣?』
可惜,日菜近乎怒吼的聲音沒能傳遞過去。


跑到紗夜身邊,
想擁抱她的手卻不管怎樣也碰不到對方。
如果要說日菜最難受的事,
並非姐姐要結婚,也不是對方把婚姻說成工作,
而是無法安慰紗夜,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時候陪伴在旁。
結果,春意盈盈的下午,無人知曉的房間裡,
曾經有兩個人,經歷著痛徹心扉的悲傷。
這份悲痛,將會永遠刻印在她們各自的靈魂裡。


#奧哈拉庭園玫瑰 花語:恩典、優雅
#藍色蝴蝶 代表:真心想愛

獻給無法相見,我最愛的你 END

待續

~~~~~~~~~~~~~~~~~~~~~~
後記:其實我很喜歡又甜又虐的文!
要滿足自己才開始寫文喔!
之前弄了一堆甜文…然後,我膩了.所以要動筆開虐。
吐糟:之前的文用4日才寫好1萬字…
這次用半日寫4千多字…
原來多動筆真的會提升產量…

评论(2)
热度(10)
© skyblue0203|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