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blue0203
個人介紹:我只是個隨心所欲的人,天真和殘忍並存的風格是個人宗旨。
偶然會完全黑化,人格分裂系寫手。
https://peing.net/zh-TW/skyblue0203?event=0
有問題隨便問
 
 

【BanG DREAM!】魔法般的說話 前傳 12/14更

注意:請先看魔法般的說話 ,再看這個前傳。
cp冰川姊妹


人是一種奇怪的生物,某些事本人就算忘記了原因身體還是緊緊記著。
例如飲水時會停止呼吸,走路時會注意地面。
這一種近乎本能的行為保護著我們不受傷害,
還記得從何時起學會嗎?
或者我們轉用另一種說法,
任何你所做的事背後總會有一些連自己也忘記的理由。
第二個問題,希望各位想想,理由之類是否別人給你的?
而這個必定是真實的答案?




時間回到雙子還是孩子…大概是幼稚園高班的時候。




『別跟她玩,每一次都是贏的那個,這樣玩下去根本沒有意思。』
『對喔,日菜總是被大人稱贊,你就去當好孩子吧。』
『不要跟過來,沒有人想你加入,待到那一邊去!』
『請不要接近這裡,其他人都喜歡紗夜…就不算你在內。』
小孩子總是把心裡的話直接的表達出來,
也不管這會不會傷害他人,就算會害日菜傷心也無阻他們的嘴巴。
吐出來的話有如黑色的毒藥,一點點地浸透在小小的心靈裡。
如果說沒有受傷,那絕對是在說假話,
然而聰明的孩子心裡明白如果跟家長們談起的話,

被討厭的程度只會繼續上升。
沒有任何解決方法的日菜,

每次都會跑到人煙稀少的公園角落偷偷哭泣。







『嗚嗚,我也,我也想跟他們一樣…』
年紀還小的日菜還未明白自己跟普通人經已相差太遠,
過度優秀所帶來的不一定是祝福,也可以是一種詛咒。
這種偷偷跑去哭的情況由一星期一次,漸漸變成每天都會做的事。
在班上的日菜也是一面沒有精神的樣子,而她的姐姐當然也察覺到。
不過,這時是被日菜的天才能力傷得很深的紗夜選擇無視。
{日菜的事情,我不關心!}
故意把妹妹異樣視而不見,跟大夥兒在公園裡玩起捉迷藏。
{日菜又不見了…為甚麼總會在公園失蹤,總是比我早回到家裡?
難不成覺得太無聊,所以離開公園到處逛?}
當鬼的紗夜很快發現每位隱藏起來的孩子,唯獨找不到妹妹的身影。
或者雙子真的有心靈感應,紗夜突然覺得自己會在公園裡找到對方。
{我才不是想找到日菜,只是當鬼的人要找出所有小孩才行。}
長髮的孩子走著走著,來到公園的角落位置,可惜這裡也是沒有她的身影。
{果然是我想多了嗎?日菜又怎會在這種地方…}
正當想轉身離開之際,耳朵傳來某人抑壓的哭聲,而方向竟然是上方!
為了不被人發現,爬到樹上坐著的日菜用樹枝將自己整個藏起來。
如果沒有看到紗夜的話,她大概會繼續忍住不哭出來,
然而,當看清前來的人時眼淚便停不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姐姐,我不應該發出聲音的。』
『為,甚,麼,日菜你在上面哭?』

舌頭變得僵硬,這時的紗夜大概變得很怪吧。
『對不起,我現在就下來!』
『不可以!哭成這樣子又怎能爬樹!?』
被姐姐喝止的日菜只好一臉可憐的樣子坐在樹上。
『我爬上來!』
紗夜不知道從何冒出的勇氣,爬到跟日菜同樣高度的樹枝上。
『日菜,為甚麼要跑到這種地方?』
『因為,在這裡可以看到姐姐跟其他人一起玩耍。』
『為甚麼要做這種事?』
{忍著怒氣的紗夜仍然不明白天才這樣做的理由。}
日菜是這樣回答
『因為姐姐是被他們喜愛著的人,

會照顧別人的姐姐,會保護別人的姐姐。
大家最喜歡這樣的紗夜了!
反過來,日菜不過是成績好的孩子,只是成績好的孩子當然會被討厭。
所以看著姐姐跟他們玩得高興時,我總會幻想自己也是其中一個。』
{日菜,還不明白為何會被討厭,但是被人討厭這件事確實知曉。}
『那為甚麼要哭?』
『因為太難受了,沒辦法跟他們一起玩,

而且姐姐看起來也不太喜歡我待在公園。』
{沒錯,我們待一起的時候,

大人們總是在稱贊日菜,把我當作空氣一樣。}
內心百感交雜的紗夜選擇牽起日菜的手
『以後,我來陪你。你想哭的話就哭吧!』
『姐姐,不能這樣的,他們喜歡跟你玩耍,姐姐也…』
紗夜將對方的手握得更緊

『我已經說要陪你,別說其他有的沒的!還是你不願意?』
被問到的日菜馬上搖頭說『不,姐姐願意陪我當然很高興。』
看到自家妹妹終於露出燦爛的笑容,
紗夜臉頰紅著說

『這個是屬於我們的秘密,誰也不可以說出來的,知道嗎?』
『嗯!最喜歡姐姐了!』







就這樣,冰川雙子開始了一段奇怪的習慣,
每當日菜想用哭泣來發泄時,紗夜便會帶她到人們看不到的地方。
但日子久了,公園的家長們都在說冰川姐妹的關系不太好,
姐姐會偷偷欺侮妹妹之類的流言不脛而走。
當然這種話很快就傳到倆人的父母耳邊。
某一天晚上,日菜想著起床去洗手間,

在回程的路上注意到大廳還是亮著燈。
她攝手攝腳的來到門外,看到遠處低著頭的紗夜以及生氣的父母。
『為甚麼要欺負日菜,你可是姐姐喔。』
『我有說過你要保護她,為何公園的姨姨們都說看到哭過的日菜?』
不論父母怎樣責罵,紗夜只是咬緊下唇,也不作任何反駁。
看到紗夜默默忍耐的樣子,日菜處於遠比朋友討厭自己更大的震撼裡。
{姐姐,為甚麼不說出來,你根本沒有做錯任何事。}
最後,承受一切的紗夜跟父母說 『對不起。』
而這句話將兩人的未來決定了。










那天聽到這句的日菜,跟自己下了一個約定。
{不可以再這樣下去,姐姐總是在保護我。我也要變得更堅強。}
不再哭泣的日菜變得比同齡的孩子還要成熟,而且不再主動找其他孩子玩。
總是一個人到處遊蕩,不然就是到圖書館讀著大學生才懂的英文書。
附近的大人變得更加喜愛她,總是在說日菜是個難得一見的天才,
沒有人能夠比得上一個懂事又聰明的孩子,導致紗夜的存在感變得更薄弱。
因此,不用再陪著日菜偷哭的紗夜又回到原來的不聞不問,
兩人的關系變得比以往更冷漠。








對於姐姐的疏遠行徑,日菜雖然說沒有哭,但經常顯得悶悶不樂,
父母以為兩個被學習弄得壓力太大,暑假時決定帶她們參加觀星旅行,
夜幕來臨的天空,點點星光照耀著整個夜色。
雙子站在稍微遠離大人的草地上,不知不覺她們的手牽著一起。
抬頭觀星的日菜突然發現注視著滿天繁星的自己,

內心的痛楚好像會有點消去。
這次輪到日菜握緊紗夜的手,注意到力度有所改變的紗夜將視線轉到她身上,
日菜認真地說 

『姐姐,已經沒問題了,我不會再哭。只要有星星在,它們會伴著我。』
{雖說這不過是代替品…沒問題的,為了姐姐我會忍耐的。}
『…嗯。』
本來想借著機會跟對方道歉的紗夜,這下只能用生硬的笑容回應。
{日菜…果然我就不可以嗎…比起待在身邊的自己,

接觸不到的星星還要可靠。}
抬頭觀星的日菜並沒有發覺紗夜受傷的表情。






今夜,選擇相似卻錯開的雙子,牽著的手載著對彼此的思念。
距離兩人坦然相對的日子,還有一段很長的時光。




~~~~~~~~~~~~~~~~~~~~~~~~~~~~~~~~~~~
作者吐糟:結果日菜根本不是顧及別人的心情而不哭泣,

由始至終都是為了紗夜!都是為了紗夜!都是為了紗夜!
我本來沒打算寫的…但發現大家都被我騙了,

所以設定狂的本人決定把真實答案寫出來!

話說一面跟人聊天一面碼字的自己,有點太…輕鬆?
嘛,只要寫到就可以啦

评论(1)
热度(8)
© skyblue0203|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