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blue0203
個人介紹:我只是個隨心所欲的人,天真和殘忍並存的風格是個人宗旨。
偶然會完全黑化,人格分裂系寫手。
https://peing.net/zh-TW/skyblue0203?event=0
有問題隨便問
 
 

無法傳達的愛戀 12/25更第二章

【BanG DREAM!】
無法傳達的愛戀(冰川姊妹)12/25更第二章

前言:聖誕快樂!!!
讓我們來品嘗擁有節目氣氛的第二章啦!

以下正文:

配曲:水樹奈々--深愛

拜訪莉莎後的冰川姊妹終於回到自己的家。
順帶一題,這個公寓是專門給有名氣的人居住,
理由是這裡的保安屬於一流等級。
不會讓那些記者們進來,
也有特別的出入口能夠避過粉絲們。
出道後的兩人為了讓父母和鄰居能夠有清靜的空間,
便買下這個單位同住。
雖說大家的收入很高,
紗夜仍舊保持著節儉的生活習慣,
而日菜是姐姐做甚麼便會跟著做的人。
所以兩人一直沒有任何事要雙親擔心。

紗夜回到自己房間後,總算放鬆下來。
沒錯,如果跟日菜在一起的話,
根本不能放鬆自己,反而是壓力更大的情況。
回到幾分鐘前的對話。
大廳裡,紗夜看著電視所說的新聞,
說著《Roselia的大危機,會不會解散?》
不同的人在發表他們的分析,例如成因以及後續發展,嘴巴動個不停的樣子令人更心煩。
紗夜最後決定關掉電視回房,
誰知道日菜一直站在身後不遠處。
『姐姐,莉莎跟你說了甚麼?』
『沒有任何特別,說她下個月會出國。』
語畢紗夜便繼續往房間走去,
這時日菜又問
『這是真的嗎?姐姐真的沒有甚麼隱瞞?』 
聽到這句紗夜也不能沉默下去 ,
回過頭說『日菜,這是甚麼意思?』
『姐姐從剛才起就不正面看著我,
每次說話都會移開視線,
而且回來後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這是因為…』
『難道有甚麼是不能跟我說嗎?
我們是雙子,還有甚麼事不能坦白?』
日菜大概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話由疑問變成責怪的語氣。
這樣的對話令紗夜愈發不耐煩,
面上的神情也清楚訴說著。
{姐姐,這樣子不就像我在強迫你嗎?}
『這是我跟今井的事,跟日菜無關。』
『為甚麼要這樣說?
在玫瑰園時不說答應過發生甚麼都會跟我說嗎?』
『沒錯,我是這樣說過。』
聽到這句日菜馬上來到對方面前,
右手按向紗夜的肩膀,這只手卻被人拍掉了。
『說給日菜又有甚麼用?』
『唉?』
『解決到的話早就跟你說了,
就是沒有用才不說出來。』
『那…是在說我完全幫不上忙嗎?』
眼前日菜受傷的表情是誰所做成?
這個答案深深刺傷了紗夜。
互相傷害的雙子,此刻仍然無法從這個輪迴逃脫。


兩人的冷戰了幾天後,
日菜因為要到外地參加大型表演,
需要離開日本一星期。
紗夜就在對方離開後的第二天,開始一連串的安排。
首先跟公司說有別的樂隊邀請自己,
不管眾人的反對,就這樣離開了Roselia
之後開始不回任何人的電話,
不只友希那,連亞可跟燐子也找不到她。
就像事先說好的一樣,接替的吉他手很快就出現,
令Roselia能夠繼續下去。
雖說對方的技巧非常了得,
然而眾人明白到…所有事已經變得不再一樣。
樂隊的路線也出現變化,
偶然非常黑暗系的樂曲會跑出來。
對於Roselia的變化最大反應的當然是粉絲跟記者。
網絡上人們都在傳主唱跟隊員不和,
為了保護友希那,公司決定先把工作暫停一會。
無所事事的友希那變得很不會笑,
總是冷著臉的她…令亞可跟燐子非常擔憂。


這些事日菜當然知道,
在表演時心裡一直想著回國後,要好好跟姐姐談一下。
一星期後,日菜回到家裡只見到,
所有關於紗夜的東西已經不見了。
紗夜的房間被清理得像從來沒有人住過一樣,
水杯,衣物,等等都消失得一乾二淨。
最後,連日菜跟她的合照都不見了。
只見桌上放著一個空相框,
裡頭的合照被拿掉,旁邊放著一條鎖鑰。
拿起這條鎖鑰的日菜當然曉得這是紗夜的,
然而對方的手機號碼已經是停用號碼。
忍著傷心的心情,腦袋不停想著還有沒有其他的線索?
{姐姐難不成是去了玫瑰園?}


懷著少許希望的日菜冒著雨跑到大屋,
就算找不到人或者可以從其他人的口中得知她的所在。
前來應門的是執事格雷爾,
不等對方開口馬上問『請問姐姐在這裡嗎?』
『抱歉,日菜小姐,
兩天前紗夜小姐已經跟主人離開日本了。』
內心的不安漸漸擴大著,
仿佛整個人掉進深淵裡的感覺,
讓本人失去平日的淡定,
說話時的語氣當然稱不上禮貌。
『她們到哪裡去?』
『這點我也不知道。』
『她們不是去醫病嗎?』
『有可能…但主人的樣子…
也有可能不去治療…就這樣到別的地方生活下去。』
『難道你不擔心嗎?』
盡管被人拉著衣領,執事仍然保持同樣的禮儀回答。
『主人早跟我們談好…
這個大屋跟我們會維持到下年5月,
之後會解雇員工及拆除這間屋。
所以說,就算擔心也沒有用…』
『怎麼會這樣…那姐姐有沒有說甚麼?』
『這封是紗夜小姐留給你的信,
她說請回到家裡才看。』
選擇不理會對方的話,馬上打開來手。
然後,收信者跪在地上並用雙手按著耳朵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為甚麼?為甚麼?』

「日菜,我跟今井交往中。
    不會回日本了,祝生活快樂。」



第二章(裡)

這裡是Roselia專用的錄音室,
歌姬正在翻唱以往的歌曲。
為了迎接新的Roselia,
友希那跟公司提議把過去的音樂重新錄一次,
改編後再把現在的風格溶入其中。
將這個專輯呈現於粉絲面前,
這也算是對他們的一種承諾,
就算成員改變,我們仍會朝著音樂的最高點進發。
跟大夥兒談過後,新來的吉他跟貝斯不約而同要求,
必需再唱一次水樹奈々的深愛。
或許是知道這首歌能夠給友希那一個發泄的機會,
在亞可她們的贊成下歌姬表示同意。


由原來的行屍走肉,來到現在有勇氣去面對這首歌。
湊友希那到底經歷多少的考慮以及情緒的處理,
大概只有本人才知道。
有些時候比起說話,
歌曲更能把真實的心意表達出來。
本來還擔心著的燐子,當聽到友希那唱的第一句,
便明白到大家的歌姬已經回來了。

莉莎,現在你在哪裡?

我們還會再見吧?至少我是這樣期望著。

從何時起大家的距離變得愈來愈遠?

回過頭來才發現,你已經沒有注視著我。

有好幾次想問你到底想去哪裡,

因為感覺整個人快要消失了。

如果那時候早一點把那種轉彎抹角的答案拆穿,

結果是否不一樣?

現在的我仍然不知道。

但是,希望將來再見面時,你會說出這個問題的答案。

沒有問題的,我會繼續唱下去,

讓世界都傳遍這個歌聲。

這樣的話,莉莎在任何地方都能知道這份心意。

因為,對你的思念便是我的一切。

世界的某處,一輛火車裡。
紗夜拿著報紙從走廊回到車廂裡,
這裡就只有她跟莉莎兩人。
注意到對方正在用推特,
不好打擾他人的紗夜悄悄坐在旁邊開始閱讀報紙。
突然,對方的頭靠向自己的肩膀,
貼近的身體還傳遞著另一種訊息。
『莉莎,為甚麼哭起來?』
『你來聽聽這個。』
把另一邊的耳筒遞給對方,今井莉莎又開始哭起來。
『這個…是湊桑的深愛,還是新的作品。』
『抱歉,我只是太高興!友希那果然是最厲害的歌姬,
就算沒有我們也能夠好好表現。』
{不只是這個意思吧,
湊桑的愛意快要湧出來,所以才更難受。}
沒有回話的紗夜選擇悄悄抱著痛哭的人,
希望外面的大雪可以快點停下來。
因為大雪紛飛的風景…跟變成空白的相框很相似。

後記:

文筆變得詭異的我,來說說這次的起承轉合!

答案是…自己看多幾次就好了,

跟人說得一清二楚…這種事很討厭。

1.肩膀,2.相框,3.深愛,4.下雨和下雪。

大概是這樣吧…其實以上的首尾呼應…

本人是寫著寫著順手弄出來。

因為不是經過深層的計算,所以沒有成就感。

只不過令第二章看上去…比較有意思的程度。

如果想虐多點,去聽多幾次深愛,保證虐到吐血。

评论(1)
热度(5)
© skyblue0203|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