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blue0203
個人介紹:我只是個隨心所欲的人,天真和殘忍並存的風格是個人宗旨。
偶然會完全黑化,人格分裂系寫手。
https://peing.net/zh-TW/skyblue0203?event=0
有問題隨便問
 
 

【BanG DREAM!】我心中的祕密 第三章 1/31 二更

前言:我呢,是有點完美主義的人,因為要追上計劃,只好現在更多一章。所以,希望你們會看這篇第三章。

抱歉喔,一日之內發兩篇出來。




【BanG DREAM!】我心中的祕密 第三章 1/31 二更

CP冰川姊妹


以下正文:



明天早上就跟說好的一樣,日菜已經不在房間裡,

心急如焚的紗夜立馬聯絡她,可惜電話一直接不上。

令本人驚覺到自己又犯下錯誤,這個赤裸裸的事實就放在眼前。

{為甚麼要強迫她說出來,而且對於日菜的愛....我無法回應...不過!}

像是下定某種決心,紗夜開始往廚房進發。







雖說要搬家,實際上是逃避對方的行為,本人當然明白這種事。

在教室一直沒精打彩的樣子,這樣子的日菜讓人們議論的程度升溫,

眾人都在傳言告白失敗的冰川日菜很消沉,

主角之一的佐佐木不論怎樣解釋也沒有人相信,因為理由實在太奇怪。

中午時份,今日的二年級生大多在室內享用午餐,日菜就是其中之一。

吃著莉莎給的小賣部麵包跟看著窗外的風景,難得靜下來的怪人反而更有存在感。

這個時候,教室外傳來一陣騷動,進來的是冰川紗夜。

『姐姐?』

『日菜,我來給你便當的。』

{為甚麼…為甚麼仍然對我這樣溫柔…}

紗夜把便當放在桌上,揉著對方的腦袋

『誰是佐佐木?』

『那個的棕色短髮女生。』

被冰川姊妹點名的佐佐木更顯得不知所措,大夥兒都在七嘴八舌。

『不會吧…那個佐佐木竟然被冰川姊妹看上?』

『前陣子才拒絕了冰川日菜,現在又來到冰川紗夜?』

『能夠近距離見到冰川大人,佐佐木也太好運了。』

『不對,被怪人冰川看中絕對是惡運啊!』

本來,紗夜真的沒有在意自己成為眾人討論對象,

但當耳邊傳來關於日菜告白失敗之類的話後,

一種從未感受過的情緒占據著整個人,思考的方向也改變了。

{為甚麼日菜要跟…}

注意到自家姐姐的情緒有異樣,日菜顯得有點擔憂。

{姐姐剛剛還很溫柔,怎麼突然之間感覺…很生氣,難道我又做錯甚麼?}

佐佐木抖顫的聲音終於傳到兩人的耳邊

『請、請問有怎麼事?』

從懷裡遞出那封信出來,粉紅色的信封更讓人群騷動不已。

『有人拜托我把這個交給你,別在這裡看!

放學後找個時間去看,這是我給你的建議。』

可惜,冷淡的發言把眾人的幻想破壞至一點也不剩。

『謝謝…冰川找我就是這樣簡單?』

『那是當然!不然你以為還會有甚麼?』

取而代之,優等生的怒氣也快要實體化,如此驚人的氣勢讓大家都嚇得退後一步。

順帶一提,莉莎一直在看戲,知道友人此刻是不能被制止的她當然不會幫眾人。

『姐姐,你還好嗎?』

『日菜…』

『是在氣我嗎?』

這個時候怒火已經失去蹤影,轉為另一種情緒。

向著有點膽怯的天才,紗夜展示本人較為罕見的一面。

『不是…我沒有生氣,日菜,今晚我們一起去買食材好嗎?』

『唉?』

『今日Roselia沒有練習,日菜那邊呢?』

『嗯,我也沒有。』

『那很好,放學後我來接你。』

『這樣不會麻煩嗎?』

『不會的,還是說日菜不喜歡?』

『不!當然不會!』

『那等下再見了,日菜。』

離開前再揉一下對方的腦袋,日菜呆呆的樣子讓本人的心情變得很好。

人氣優等生的行為呈現兩極狀態,對著眾人一副怒氣滿滿的樣子,

跟日菜說話的時候卻溫柔得像在跟戀人說情話,別說一般人連日菜也被眼前的紗夜嚇倒。

回到學校的紗夜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做出很過火的事情…

一直抱著頭的她還被人問要不要回家休息。







回到家裡的兩人一直沒有人開始說話(這裡是指一般交流以外的對話),

就像看誰更有忍耐力的較量,可惜某人開始出現敗像。

紗夜漸漸變得紅起來的的臉,跟有點手忙腳亂的行為,這樣的她再次被人擔心起來。

『姐姐…身體還好嗎?不如晚餐由我來做吧。』

站在旁邊的日菜拉著對方的衣角,用不安的神情注視著紗夜。

『不用了…』

說話的人正在切菜,然後下一秒便發生意外。

不小心切到食指這件事,最快有反應的不是傷者,而是身旁的日菜。

『姐姐!不要逞強好嗎?你這樣我會很心痛的!』

替紗夜消毒的日菜一面心痛的樣子,本人卻別過臉不想回答。

『姐姐,看著我!』

『日菜…』

『不要再任性好嗎?』

雖然努力想著反駁的話,可惜某人怎樣想也想不到。

『嗯…我知道了。』

貼上膠布後,被責罵的孩子靜靜地坐在椅子上。

這個位置可以直接看到忙碌做菜的人,紗夜終於有時間好好思考自己真正的想法。

{聽到日菜跟別人一起時,就算知道這是假的,自己還是很生氣。

跟她一起時整個人都無法專心下來,難不成…}







陷入沈思的優等生沒有察覺晚餐已經完成,還要放在桌上等著被享用。

『姐姐,可以吃了。』

『抱歉,我有點走神了。這個是甚麼?我們不是做羊肉咖哩嗎?』

『嗯…我突然想起今日是愛爾蘭國慶日,所以改煮別的。』

從烤爐出來的牧羊人派,上層是被烤成金黃色的馬鈴薯,

下方是調味過的的羊肉跟蔬菜(沒有加紅蘿蔔),

經過紅酒的加持,成為一道味道豐富的美食。

『啊!我忘了要把那個拿出來。』

離開餐桌的日菜很快又回來,接著一支愛爾蘭品牌的威士忌就這樣出現在紗夜面前。

『日菜,這是父親上個月買的,你怎可以拿過來?』

『不用擔心,這支是父親送給我的,

他說聰明的孩子就應該要早點學會飲酒。』

{這樣完全不對啊!為甚麼父親跟日菜都是這樣隨意?}

『姐姐要來一杯嗎?』

『我們還未成年…』

『沒事的,反正我們晚上不會外出。』

決意將節日習俗貫徹始終,日菜一副自信的笑容,令某人只得順著她的意思。

『…好吧,只是一杯。』

威士忌經歷三次的蒸餾,酒體變得更順滑,亦帶有很不錯焦糖味。

由天才炮製的美食將煩惱的心情輕易消去,轉為愉快的情緒很容易讓人喝多。

一杯,兩杯,三杯…倒下來的就只有優等生一人。





『日菜…日菜…日菜』

扯著對方的衣服,快要站不穩的紗夜從剛才起就不願放開本人。

『姐姐,我在喔。』

『日菜…日菜…』

仍舊不明所以的呼喚,天才不用多久便解決這個問題。

『紗夜,你想說甚麼?』

『不可以去別的地方住…一天也不可以。』

『嗯。』

『還有不能跟其他人告白!』

『唉?我有做過這種事嗎?』

『總之就是不行!』

『喔…好的,我答應你。』

『想睡了…』

好不容易將紗夜帶回房間躺好,日菜開始讓坦率的人吐出實話。

『紗夜,你喜歡我嗎?』

『嗯…』

『是怎樣的喜歡?』

『…不知道。』

『那如果我說…自己已經交了女友的話?』

『…』失去判斷力的人顯然沒有聽到 「如果」這兩個字,便開始哭起來。

『抱,抱歉,剛剛只是說笑,我沒有女友喔。』

可惜本人已經聽不進去,只是一直靜靜流著淚,

過於乖巧的人就連傷心也不懂得大吵大鬧。

『紗夜別哭了,是我不好。如果早一點跟你確認心意,就不用現在把人弄哭。』

事實上,天才擁有許多試探對方的手段,

只不過一想到結果可能是被拒絕,身體就會動彈不得。

淚水總算停下來,理由很簡單,因為對方睡著了。

『明天醒過來的紗夜…一定沒有這段記憶,不過我會再努力多點,讓你真正地愛上我。』

輕撫著留下淚痕的臉頰,日菜發現自己可能沒有想像中了解對方,

冰川紗夜不擅長表達情緒這一點,還有對戀愛的遲鈍感都超乎自己的想象。

『能夠光明正大跟你一起的日子,希望能早點到來。』

因月色而明亮的房間剛好被雲層掩蓋而轉暗,

這短短的幾秒間,某人偷吻著深愛的睡美人。

這一吻是希望喚醒對方,還是讓她繼續睡下去?

答案是屬於兩人的秘密。







順帶一題,那對弓道部戀人在紗夜的幫助下,分隔兩地的她們分別成為人氣的射箭選手,

成年之後在外國結婚,還邀請了冰川姊妹參加,這個是很久之後的事了。





後記:

本人發起的 「連載七日」冰川姊妹---節目已經完結了,這段日子每日都發一篇新文。


希望沒有令人厭惡自己,別看我這樣有自信,真的、真的有擔心過自己的文會…會…會沒人看的。

說實話,我正準備做長篇的連載。

希望之後能盡快跟大家見面。


评论(2)
热度(7)
© skyblue0203|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