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blue0203
個人介紹:我只是個隨心所欲的人,天真和殘忍並存的風格是個人宗旨。
偶然會完全黑化,人格分裂系寫手。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2/1更 第3章 彩千聖 冰川姊妹

前言:碼字真的很忙碌,

特別是…發現上個月發出約二十篇更文後,自家倉庫還是有大量題材。

我真心想打死自己。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彩千聖 冰川姊妹 2/1更第三章



以下正文:





自從那天得知紗夜搬家開始,日菜總是在半夜偷偷哭泣,

能夠安撫此人就只有身為同伴的彩,

在溫柔的偶像幫助下,本人總算能好好完成拍攝工作。

為甚麼只是短短幾則推特就讓日菜有這樣大的反應?

理由其實很簡單,她們的帳號明顯地指出雙方變得非常親近,

總是黏在一起的兩人不停到各種地方遊玩,基本上跟情侶無異。

而且偶然跟莉莎說談起姐姐的事時,

被對方告知那天乘火車回東京的人,根本沒有和任何成員見面。

兩人在回程的列車上,彩注意到對方又開始情緒有異樣。

『日菜,怎麼突然不說話?』

『沒甚麼…剛剛在想事件。』

『不用欺騙我了,你又開始想著紗夜的事吧。』

『嗯,我想她了。』

『你這個樣子怎能見人?眼淚都掉下來了。』

被憐愛地抹掉眼角的淚水,日菜總算把視線轉到對方身上。

『彩,我很擔心。明天就跟姐姐見面,如果她說…真的跟千聖一起的話,我怎樣才好?』

盡量保持正常的彩,內心其實也是非常不安。

『日菜別只往負面的方向想,或者她們甚麼事都沒有呢。

公司那邊也說過這是新的企劃要求。』

其實這種安慰說話連自己也不會相信,可是不能再讓眼前的人有機會傷心下去。

拍攝完畢後,她們沒有選擇留在當地休息一會,

而是乘坐最早班的列車回去尋找各自重要的人。







照著好友莉莎提供的地址,日菜終於到達姐姐的新居,一直拍門的聲音讓紗夜終於忍受不住。

打開大門也不過五秒,來訪者已經衝來後並且追問對方起來。

『姐姐為甚麼突然搬出來?』

『我想一個人生活,讓自己獨立一點。』

把大門關上後,紗夜直接步往客廳,日菜當然跟著對方前進。

『姐姐是不想見到我嗎?』

『沒有,你想多了。』懶得跟對方說下去的想法,讓本人選擇轉身回房間。

追上去的日菜仍然不放棄,緊緊捉著逃離者的右手。

『才沒有,姐姐總是這樣說,卻一直遠離我。』

發現沒法扯掉這只手,紗夜唯有繼續這個話題。

『我說過有事要跟隊員討論。』

『你說謊!莉莎說那天你根本沒有和她們見面!

千聖卻一副曉得的神情,而且連你搬家的事都知道,我就是無關重要的人嗎?』

每當日菜將一個個謊言拆穿,紗夜的臉也漸漸變得難看。

『現在我不想談這些,日菜還是離開吧。』

『姐姐!我就這樣惹人厭嗎?』

眼淚在打轉的她緊緊拉著逃離者的衣服,表情傷心得彷彿快要崩潰。

忍著安慰對方的衝動,紗夜別過臉說

『不,如果日菜不喜歡現在的我,請你去找別人關心好了。』

『為甚麼,為甚麼要把我推給別人?是因為千聖嗎?她有甚麼好?紗夜為何這麼喜歡她?』

『日菜...』

『明明是我....喜歡紗夜在先。』

激動的對話裡,意外地暴露藏在心底的愛意,讓日菜的面色變得慘白。

{我在做甚麼 ?這下絕對會被厭惡。}

『繼續說下去。』

『唉?』

『別要我重覆一次。』

讀不懂紗夜面上的表情,日菜只好坦白說

『大概是在成立Rosalia後才發現自己真的愛上你了,不過沒想過告白之類。

如果告白後被紗夜討厭的話,我情願永遠沉默下去,可惜現在說甚麼也沒用呢。』

勉強笑起來的告白者,充滿著失敗的語氣讓紗夜面色一沉。

『你給我過來。』

一下子把日菜拉著向臥室,進去後將人推到床上,並把窗簾拉下來。

沒有半點燈光的房間裡,日菜完全無法看見紗夜。

『姐姐你在哪裡?』

對方沒有回答,只是聽到走過來的腳步聲。

『姐姐,對不起。我會忘記今日發生的事,明天會回復正常的自己,所以請不要無視我。』

突然,日菜整個人被壓在床上。

『閉嘴。』

接著某種柔軟的觸感出現在唇上,令受害者腦袋停轉。

這個吻並沒有就此完結,舌頭先是舔著犬齒,繼而占據對方的呼吸,

近乎缺氧的熱情把理智侵蝕得一乾二淨。

不知不覺,日菜已經沈醉其中。

沒有反抗的行為讓某人變得更大膽,把手伸進衣服裡,開始撫摸著胸部。

被玩弄著的快感讓日菜無法怱視下去,呻吟聲自嘴邊透漏出來,刺激著兩人的神經。

『唔...姐姐。』

突然,熱情的接吻跟撫摸都消失了,

『抱歉,我太衝動了。沒有跟正式接受告白就這樣對你。』

跟告白相反,日菜感覺對方正退後並有意離開自己,

馬上把人緊緊抱著『別離開我…求求你,至少讓我們今晚待在一起。』

雖說否決的說話沒有立馬出現,日菜還是曉得對方的態度沒有改變。

『沒事的,姐姐。如果接受不了的話,可以慢慢來。』

『日菜…我還是…』

『求求你,就留在這裡。不然我會害怕自己是在作夢,姐姐從來沒有接受過告白。』

『嗯,我確實有接受日菜的告白。』

黑暗中某人苦澀的神情,日菜不用看也能感受到。

這個請求會被接受的真正理由到底是甚麼,

大概就只紗夜一個知道。







回到東京開始就一直聯絡不上千聖,彩心想至少她會出席自己的電影首映會。

懷著少許希望來到會場的女主角,卻發現Pastel*Palettes就只有白鷺千聖沒有出現,

對於明顯消沉的彩,大和跟若宮一直替她打氣。

『彩,千聖應該只是太忙碌沒有時間出席。』

『沒錯,千聖也跟我們是一樣心情,大家都是同伴!』

就在這時候剛好遇上自家經理人,在眾人再三追問下,

他才說出白鷺千聖因為身體不適,這星期需要待在家中休息。

『為甚麼千聖沒有跟別人說?』

有點激動的彩確實把經理人嚇唬。

『她、她說這天是你的大日子,不想把生病這種小事讓你們擔心。』

這時候,導演大聲呼喚著女主角『丸山!丸山!電影快要開始!』

聽見的彩只好帶著恍惚的神情參加首映。







當天晚上約11時,跟病魔對戰而變得氣力全無的千聖面對一個嚴峻的問題。

『怎樣辦…之前一直太忙碌,原來家裡已經沒有食物…甚至連感冒藥也吃光。』

這個時候經理人跟朋友都在工作,沒有人能夠幫忙購買的千聖想到一個人。

『紗夜…救命…』

『唉?發現甚麼事?現在你在哪裡?』

紗夜剛好跟Roselia的成員吃晚飯,

注意到本人聽完電話後明顯有點慌張,眾人少不免有點擔心。

對於友人們的擔憂,紗夜卻只是說

『今井桑請幫忙跟日菜說一下,指我有要事不能去她那邊。』

『有需要說明是發生甚麼事嗎?』

『不用了,日菜的工作已經很繁忙,我不想打擾她。』

首映完結後日菜便接到莉莎的來電,

經過對方一番描述後,日菜低著頭問『那姐姐…有沒有說是誰找她嗎?』

『她沒有說,雖然聽不出是誰的聲音,電話傳來的應該是女生的聲音。』

『嗯,謝謝莉莎。』掛掉通話後,拿著手機的左手像斷線木偶一樣垂下。

{姐姐難不成…不會的,她說過喜歡的人是我。}

日菜選擇不停用這句話說服著自己,然而那只手悄悄將電話握緊。







首映完結後彩立刻跳上車去找千聖,

來到對方公寓的她卻怎樣也沒想過會碰上剛購物回來的紗夜。

『丸、丸山桑…晚上好。』

『為甚麼紗夜會在這裡?』

這個問題的意思有兩個,

第一:為何是紗夜來照顧千聖?

第二:為何千聖不叫上自己?

紗夜當然明白對方的意思。

{但是…現在白鷺桑應該不想見她,怎樣回答才好?}

就在兩人陷入困局時,千聖的電話號碼出現在紗夜的手機上

『紗夜,怎麼還沒到?我快要死了。』

『我快到了,你再等多一會吧。』

電話傳來的聲音毫無疑問屬於本人,這樣子根本不能再談下去。

關上通話後,紗夜只能硬著頭皮說

『抱歉,這個問題我不放便作答。你就等她身體好過來再問本人,失陪了。』 









當認清「千聖選擇的人不是自己」這個事實後,彩決定踏上歸家的路途。

坐在計程車的她一臉茫然的樣子,讓司機不禁安慰客人起來。

『孩子,你的年紀還小,有些人不適合自己的話…再怎樣想也沒有用。

還不如早點找個別的人,說不定將來的那位會更適合你呢?』

罕見地,偶像丸山彩竟然沒有答謝對方的好言相勸,一直陷入沉默的她又在想甚麼呢?







後記:



我在幹甚麼…為甚麼人物的描述變得這麼立體,而且故事…又真的好看了。

難道,文筆又好一些?幹麼自行成長啊!!

有一瞬間,我有種被自己坑掉的感覺。


评论(2)
热度(10)
© skyblue0203|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