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blue0203
個人介紹:我只是個隨心所欲的人,天真和殘忍並存的風格是個人宗旨。
偶然會完全黑化,人格分裂系寫手。
https://peing.net/zh-TW/skyblue0203?event=0
有問題隨便問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2/5更 第7章 彩千聖 冰川姊妹

前言:我真的寫得有點慢…沒辦法呢,下一次可能無法日更了。

抱歉呢,雖然沒有舉辦活動…但計算一下原來我已經連續更文…12天了

到底是甚樣做到的…

當初那個笨拙又可愛的我…已經不見了嗎?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彩千聖 冰川姊妹 2/5更 第7章



以下正文:





生命總會有些時候會遇上神秘的事情,對冰川紗夜和白鷺千聖而言,是指現在吧。

在雪崩之中兩人被埋六小時後,還有機會重見天日這一點的確是奇積。

遇難的幾十人裡其實只有一半左右的人能夠活下來,

她們還要在當地醫院待上整整一個月才能回日本。

其中因為紗夜的病情反覆,到達日本便馬上被送往東京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

主診醫生基於病人要靜養,已宣告不建議任何親友前來探訪,

因此,紗夜只能跟曾經是病人的千聖談話。

被友人們善意告知日菜跟彩已經知道她們做過的事。

知道謊言被拆穿後,病人們不約而同將那兩人列入探訪者黑名單。

『嗯,誰說大難不死…就會有好事發生。』

『紗夜別抱怨了,遲早會跟她們碰面的,不如先想想要怎樣會做比較好。』

剛剛切完蘋果的人把手裡的刀放下,再把其中一塊放進病人的嘴裡。

乖乖吃著水果的人慢吞吞的說

『甚麼也不做,現在沒有理由答應她們任何事,就這樣無視下去好了。』

『這樣不太好吧,至少要跟她們道歉。』女演員說著同時不忘拾起掉在地上的水果。

對於自己受過傷的右手仍然不能完美運用,氣憤的紗夜繼續暴力對待可憐的蘋果。

跟對方擁有默契的千聖當然沒有制止這種發泄行為,

只是希望還有一、兩塊能夠被正常食用。

『白鷺桑你想道歉就去吧,因為你們整天見面,我就免了。』

『紗夜有時候比我還要狠,日菜為甚麼會喜歡你的?』

『誰知道…可能是眼睛出問題吧。』

說完這句話後病人就不再說話,默默地將剩餘的水果消滅。

『唉…也不知道那兩人會怎樣想…聽說她們分手了。』

『…』不願接話的人轉移視線到窗外。

『作為P*P的成員之一,我想是時候退出了。』

沉思中的演員怎樣也想不到,紗夜竟然選擇在這個時候回話

『白鷺桑是想讓P*P解散嗎?』

『當然沒有這個意思,只是有點討厭自己總是在假裝友好的跟大家相處,感覺有點噁心。』

將最後一塊蘋果都消滅後,紗夜毫不留情回擊對方。

『嗯,如果你覺得丸山彩這個人不會因此生氣的話…就盡管去做吧。』

{為甚麼要在這個時候提起彩的名字…}

病人選擇在此刻注視著本人『別做傻事了,現在選擇退隊的話絕對會被很多人怨恨的。』

『剛剛那番話,這個大概是我這輩子最不想聽到的建議。』

嘆著氣的千聖終於留意到對方的視線,紗夜正看著另一顆完好無缺的蘋果,

搶在本人發問前宣告『今日不可以再吃,我是不會切給你的。』

『唔…』生著悶氣的人,絕對不屬於乖巧的角色。

將桌面的刀子奪去並立馬投擲到牆壁,發出清脆的聲音後,導致刀鋒也有點走樣。

『天啊,那把刀是很難才買到的…』

扶額的人沒有責怪犯罪者,只是繼續收拾剩下來的東西。







『對不起,剛剛有點跑調…』結束集體練習後,白鷺千聖以完美無暇的道歉方式跟眾人謝罪。

雖然大家都在叫她不要在意,本人還是一臉自責的神色。

其實誰也看得出經歷雪山遇難,令千聖的專注力有所下降,

經理人也跟她談過不如再休養多一段時間才工作,然而固執起來的人可是任何人也阻止不了。

P*P的成員都走光後,只有她一人不停在練習,傾盡全力的千聖彷佛是要燃燒生命。

『都這個時候,為甚麼還不回家?』

不用回頭看也知道發問的人,是人氣偶像丸山彩。

『對不起,我想再練多一會。』

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千聖一直看著曲譜,並且認真評估著自己在演奏裡特別要注意的地方。

『千聖…之前跟你說過的…真的不能接受嗎?』

慢慢放下身上的貝斯,總算回過頭來的人用有點無奈的聲音說

『為甚麼彩會認為我會答應呢?』

『因為你跟Staff們說出過去的事…這樣不是打算回來好好面對嗎?』

對於丸山彩非常正面的想法,千聖可能是第一次感到討厭。

『不對,彩你這樣是想錯了。我會跟他們說…是為了紗夜,

如果她生存下去的話,就能夠得到日菜的照顧,說不定兩人還會在一起。』

不安感突然襲上心頭,即使如此偶像還是選擇繼續問下去

『那千聖呢?你是怎樣想?』

掛上柔和微笑的女演員,所回答的話卻是非常可怕

『我沒有想過自己會生存下去,就算是生存下來,也從沒有想過要改變跟你的關系。』

『千聖…』雖則有保持平靜的語氣,

可惜這樣子的彩看起來是被欺負的人,讓對方心裡更為不滿。

『說實話,我不明白彩到底在想甚麼,為何總是叫人當你女友?

以現在的人氣,應該有很多優秀的人等著跟你交往。』

明白再說下去的話,千聖大概再也不會理自己,偶像趕忙轉換另一個話題。

『這個我們不說好了,另外有一件事我希望千聖能夠幫忙一下。』

停頓下來的人等待著對方的允許,這種帶著寵物氣息的做法,大概永遠都改變不到。

『請說。』

『可不可以請你帶日菜…去紗夜的公寓?』

之前也說過,出院後的紗夜比千聖做得更徹底,把所有聯絡方式也改了,

還跟隊員說過不可以把新的聯絡資料交給日菜,

最後甚至連住所也變了,改為守衛嚴謹的高級公寓。

還未可以重新工作的她干脆整天待在家裡,

這種不會跟他人見面的生活方式,導致日菜能夠對方見面的機會為零。

身為前女友,彩當然明白冰川日菜對於紗夜本身就有點過度依賴,

如果不能每隔一段時間跟對方見面的話,

基本上會整天失魂落魄,這個情況在拆穿紗夜的謊言後變得更嚴重。

『彩,我不是一個絕情的人,日菜的事當然會幫忙。』

{不是絕情的人…這句話是說給誰聽?對待我的方式能不算絕情嗎?}

『嗯,謝謝你。』

『不過這是有條件的,彩你會答應吧。』

『千、千聖想要甚麼?』

就算心感不妙也沒有其他解決方法,

生性善良的人一副豁出去的神情,將人氣演員的笑意都引出來。

『不用這樣害怕,條件很簡單的,就是…不再提及交往的事。』

『唉?』

無視對方錯愕的表情,女演員繼續飾演一位可惡的愛情叛徒。

『日菜只能夠倚靠你喔,彩想必不會拒絕吧。』

『嗯…嗯,我、我答應你。』

『太好了,後天我會去紗夜的家,那時候就把日菜也帶上吧。』

{之前真的想太多了,其實根本不用擔心,要拒絕彩實在太容易了。}

演員難得的真心笑容,卻是以拒絕對方為前題,這種的發展是偶像從未想過的事。

如此諷刺的結果,本人只得露出勉強的笑容回應。

『謝、謝謝你的幫忙。』

{再一次…再一次讓千聖逃跑了,要怎樣做才會令她回心轉意。}









信守諾言的千聖把人帶到公寓後便離開了,留下擔憂的日菜跟一臉不滿的紗夜。

對坐著的兩人沒有半點重逢的喜悅,紗夜的眼神就像看到不應存在的東西。

『日菜,找我是有甚麼事?』

喝著剛打開的啤酒,是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然而這樣的做法沒太多效果。

『姐姐,你知道我跟彩分手了嗎?』

『你跑來就是說這些?我知道分手這件事,那你可以離開了。』

『不只這樣,還有千聖被彩追求著。』

已經很久沒聽過日菜認真的說話方式,呆了呆的紗夜繼續說

『抱歉,我沒有這種經驗,沒法提供搶回女友的建議。』

『姐姐為甚麼會想到那裡去?』

『日菜?』

『裝傻也有個限度!』

『我不明白在說甚麼。』

將空的罐子緊握至變形,焦躁感令紗夜臉上出現不耐煩的神情。

『為甚麼要避開我?連千聖也不會這樣對彩,就只有你才會這樣狠心。』

{白鷺桑不過是逃不掉,才稱不上甚麼善良。}

『我明白了,待會兒把新的電話號碼給你就是,這樣足夠了吧。』

『不夠!』

面對眼前的人步步進迫,本人已經無法再忍耐下去。

從沙發跳起來的人,用最大的聲量說『日菜別任性好嗎?』

同樣忍不住的還有被責備的人,衝過去的她也大聲反駁著

『任性的是紗夜才對!連一次探病的機會都不給人家,

出院後的生活又不讓其它人幫忙。

不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人才沒有資格罵我。』

紗夜當然曉得…自己的行為確實是任性的行為。

面對日菜的關心,本人選擇用較為溫柔的語氣

『其實你這樣不滿的話可以不管我的事,就把這些都放在一邊。

身體只不過要花多點時間,之後便會好起來。』

『這番話不就代表現在還未好嗎?』

『現在你太激動了,說下去對大家都不好,所以…』

『所以怎樣?要我就這樣回去?到底還要逃避到甚麼時候?你不能直接說喜歡我嗎?』

『我做不到。』

『能夠費盡心思將彩變成我的女友,卻連一句喜歡也說不出。

紗夜…你到底是怎麼了?』

最後一句語氣變得柔軟起來,遞出的右手摸著面色變得非常差的那位,

日菜有點後悔把人迫得有點過火。

終於,紗夜向對方說出那深藏已久的想法。

『我已經不曉得怎樣才算是愛,一直傷害著你也能算是愛嗎?』

『…』聰明的天才沒有立刻接話,低著頭的她一直思考著。

{如果回答【是】的話,她必定會反駁然後拒絕自己。

    如果回答【否】的話,她會說那更不應該接受這份愛。}

撫摸著臉龐的手不知不覺改為扯著對方的衣角,

最終,被打敗的人低著頭『這種問法太狡猾了…』

『日菜,答案就在大家心裡。

我沒有這樣臉皮厚,能將過去的事當作沒有發生。』

{太好了,這孩子果然會聽我的話。}

『就算如此,能不能為我著想?』

抬頭的日菜用救助的眼神看著自己,令紗夜有點搞不懂。

『你是指甚麼?』

『我們裝作在一起,讓千聖跟彩能夠有勇氣去跟對方交往。

大家整天在一起,我實在不忍心她們這樣子。』

『可以嗎?約定時間過後便會分手。』

『嗯。』

{日菜真是長大了,這種事以前絕對想不到,果然跟人交往後會有所成長。

我也要努力一點找適合她的對象。}

{姐姐…抱歉,我說謊了,現在能夠待在你身邊的方法就只有這個。}




後記:



好可惜…這兩個高智慧罪犯仍然在逃…到底身為獄警的偶像與天才,要怎樣把人捉住呢?

這就要看下回分解! 



本人:哇,感覺很有趣呢,後續在哪裡?

沉思一會後…唉,這部戲其實不太好看,還是不追下去了。

(作者光速逃跑中)


评论
热度(13)
© skyblue0203|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