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blue0203
個人介紹:我只是個隨心所欲的人,天真和殘忍並存的風格是個人宗旨。
偶然會完全黑化,人格分裂系寫手。
https://peing.net/zh-TW/skyblue0203?event=0
有問題隨便問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4/14更 第17章(下章)彩千聖 冰川姊妹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彩千聖 冰川姊妹 4/14更 第17章(下章)



前言:我絕對是哭著。



接下來請必定要配曲食用!





以下正文:





A君「工作辛苦了,冰川小姐。等下導演說會帶大家去居酒屋,不如你也來參加一下?」

「不用了,明天還要早起,今晚可不能太晚回家。」

「唉?明天是假期,難道冰川小姐有約會?」

就在A君壞笑著時,旁邊的人卻馬上制止他說下去。

B子「抱歉,這個人亂說話了,冰川小姐請不用管他。」

本人揮揮手說「沒事的,說起來明天我會關掉手機,如果有甚麼重要的事就後天再說吧。」

「嗯,嗯,那我們不打擾你了,再見。」

被拉到一旁的A君總算有機會說話,有點氣惱地說「到底怎樣了?難不成又是秘密結婚之類嗎?」

聽到此人的無腦發言,B子再給對方的腦袋一個暴擊「這是腦袋進水了嗎?明天是4月1日啊!你給我想清楚一點!」

終於察覺到自己的失言,A君垂下頭「對不起,我一時之間想不起。」

「冰川小姐不會介意這種事,然而如果被其他人知道的話…你會死定的。」







日期:20xx年4月1日,時間:9:00am

【各位觀眾早安,今日的天氣有點不安穩喔,不知不覺雨季又來臨了,請各位記得出門帶上雨傘。

另外,櫻花正值盛放,以下幾個公園都會有大量人群來到賞花,為免街道過於擠迫,請途經的人士選擇繞道而行。】 







剛剛起床的少女呆呆看著鬧鐘,這個時候室內電話響起來「喂…」

「日菜,你是剛剛起來?」

「嗯,有點睡不好,所以還有點呆滯。」

「那我一小時後過來接你,可以嗎?」

一直按著額頭的日菜皺著眉「彩,昨日千聖回來了,你不用去見她嗎?」

電話的另一方,偶像輕輕咬著下唇「她說不想見到我。所以…還是不要打擾她好點。」

「這是苦苦等待的意思嗎?丸山彩是何時變得如此懦弱?」

本人低聲回答「大概是失去一切的時候。」

(失去一切是指甚麼?失去千聖?失去我?還是…)

「抱歉,剛剛說太過火了。彩就跟著自己的想法而行吧。」

「謝謝,那稍後再見。」







日菜跟彩駕著車前往目的地,途中兩人不發一言,直至下車的時候。

「彩,我想單獨跟她見面。」

「沒問題的,我就待在車裡等你。」

看著對方漸漸遠去的身影,丸山彩重重嘆一口氣

「我在做甚麼?明明她會不會出現也無法知道。」 

欺騙日菜的她深深自責著的同時,渴望著能夠再次遇見某人,即使對方已經不再跟自己說話。

偶像低著頭悶聲道「為甚麼…為甚麼要做這種事,冰川紗夜你真是個笨蛋。」









來到墓碑前的日菜注意到花瓶被放上鮮花,立刻想到是誰曾經過來拜祭。

「千聖,你還是這樣討人厭呢,明明知道彩在等著你。」

把另一個花瓶放上自己帶來的花後,日菜開始跟去世的人說話,這是一場沒有回覆的對話。

「昨天,我作了一個夢。夢境是這樣的,我們四人還住在一起,姐姐很坦率地跟我撒嬌,

還說那幾天不能見面的日子過得很苦,現在能夠跟大家一同說笑,所以感覺非常幸福。」

訴說著夢境的人不知不覺握起拳頭,身體也開始抖顫

如果、如果那一切都是真實,而此刻才是夢境的話,你說有多好?

眼淚開始掉下來,然而本人沒有擦去的意思。

「我很想念你…很想念你…為甚麼要離開我?就算再困難我也會陪著你的,

姐姐為何總是不明白,獨自承擔一切會傷害你自己,而最後也真的害死你了!」

名為憤怒的情感經歷一年的沉澱,不單只沒有消退,反而變得更強烈。

當年,冰川日菜看著遺體時,第一句說話不是傷心的意思,是狠狠責罵去世的人。

【紗夜是個大騙子!總是不守承諾,自顧自地做決定!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

就像現在,不停控訴著對方的不好,對方的任性,以及所有讓人氣憤的地方。

來到最後,責備的話已經變成請求的意味

「所以,你也過來反駁一下啊…別總是…別總是閉嘴不說話。」

冰川紗夜連一張字條都沒有留下來,

跑到冷清的公園角落割腕自盡的她,讓警察們在隔天才發現到。

那時候,雨水混雜著雪的情況裡,獨自看著如此陰暗的天色,

選擇不服藥物並任憑病情將自己推向死神的她,

到底是懷著怎樣的心情自殺,這種事沒有人知道。

「說起來,近期我看了一套日劇,主題曲意外的好聽,就放給姐姐聽聽看。」

拿出手機的日菜突然發現自己昨天一臉自然地跟staff們說手機會關掉,

如果是以前的冰川日菜絕對做不出來的事,現在已經連想也不用想便做到。

「姐姐,我也變成一個很會說謊的人呢。」

說著同時按下播放按鈕,這裡寫著的是米津玄師 - Lemon

拿住手機並慢慢蹲下來的少女,用雙臂將自己的臉掩蓋起來,

只剩下那把沉痛的歌聲跟微弱的哭泣流淌在空氣中。

「紗夜、紗夜、紗夜…救救我。」

自那天起,4月1日仿佛成為一個沒法笑出來的笑話,每次想到這點都教人湧出眼淚。

也是從那時開始,日菜的內心就下著一場雨,一場永遠都不會完結的雨,然而能夠拯救她的人已經不在。







努力生活下去這種說話誰也可以說,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

至少日菜被朋友們守護著,讓她沒有陷入輕生的念頭。

這班好友裡就只有白鷺千聖不在,當年快速離開P*P的她往美國發展演藝事業,

對於劇本沒有太多特別要求的千聖,只有一個指標【不會跟丸山彩以及冰川日菜合作】。 

由那時起,千聖就像沒有存在過一樣,本人最後一次跟大家見面是在紗夜的喪禮。

「彩,請你好好照顧日菜。」

「等等!難道我們不能重頭來過嗎?」被單方面分手的偶像仍然希望對方會回來。

「不能,我已經失去待下去的理由。」

拋下這句便離開的演員沒有再眾人見面,隻身離開日本。

直到今日,丸山彩仍然沒有遇見這個人。








後記:

我碼完都哭死了…差點忘了說…這個下篇是另一種結局,所以正式名稱應該是「第17章下篇(another end)」


评论(14)
热度(7)
© skyblue0203|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