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blue0203
個人介紹:我只是個隨心所欲的人,天真和殘忍並存的風格是個人宗旨。
偶然會完全黑化,人格分裂系寫手。
https://peing.net/zh-TW/skyblue0203?event=0
有問題隨便問
 
 

【BanG DREAM!】幼師組的日常 第二章 7/6更 (主千聖莉莎)

幼師組 第二章 (7/6更)


前言:其實作者碼甜文是用來減壓用,理由是自家某些故事需要比平常高200倍的精緻度

結果來說:都是碼字啊!!!只是更文次序改變了!!!

PS:我何時說過只加希一人進去。別少看人家的任性。


以下正文:



為免大家感到混亂,需要跟各位解釋一下,

東條希會出現在這裡的現由,那就要將時間推回到一星期前。

那一天,擅長偷懶的導師正想離開校園時,被園長叫住了。

「東條老師,麻煩你過來一下。」

(糟糕了,難道說中午偷偷跑去買零食的事情被人發現?)

走進辦公室後,這裡坐著導師非常熟悉的人們,西木野太太和矢澤太太。

一瞬間,希覺得自己職業生涯已經要完結。

「請問找我有甚麼事?」雖說本人已經盡可能保持笑容,看起來卻有點勉強。

園長露出和藹的笑容「是這樣的,兩位家長都有些事情想拜托東條老師。 」

矢澤太太首先作解釋,由於妮可的弟弟快要出世,本人需要待在醫院一般時間,

年紀較小的妹妹們還能送去鄉下給親戚們照顧,唯獨妮可一人需要上學。

而父母們都不希望她為此停學,因為這孩子很喜歡跟朋友們見面。

西木野太太的理由也是差不多,兩人要到外國參加學術會議,然而作為真姬的母親,

他們亦不想讓孩子自己待在家裡(雖然有傭人照顧),

兩位苦惱不已的母親將情況告知園長後,本人想出一個能夠一石二鳥的方法,

園長悄悄在希耳邊說「東條老師,如果能夠幫忙照顧妮可跟真姬一個月的話,

上半年的偷懶記錄就會消失不見,年尾還有額外工資。 」

敵不過史上最強的園長,同時不忍心孩子們寂寞整整一個月,希便答應眾人的要求。





音乃木坂幼稚園今日是假日來的,正當希打算帶孩子們到水族館遊玩時,

園長再次將三人的活動推遲。

「非常抱歉,東條老師,今日要麻煩你將幼稚園的最新活動資料交給鳥居町的邦邦幼稚園。」

「唉?為甚麼這樣突然?」

「是這樣的,邦邦幼稚園的園長本來跟我約好一起合辦幾個活動,

讓區內的孩子們多點認識對方。

然而那個混蛋只顧著出外旅遊,所有相關的資料都沒有轉交代理園長。」

當自家園長愈說愈激動的時候,希知道這已經是刻不容緩的情況。

難得正經的表情跟平常的希有點格格不入

「好的,那就由我來負責這件事吧。」

妮可和真姬是那種比較敏感的孩子,

她們很快便明白今日不能去水族館,兩人都顯得有點消沉。

將手機收回口袋的導師輕輕擁著孩子們

「妮可,真姬,對不起呢,今日不能跟你們一起去玩。」

「那麼、那麼,東條老師要自己一個外出嗎?」

西木野大小姐知道老師偶爾會叫傭人過來幫忙照顧自己。

然而不知怎樣,今日特別不想跟對方分開,這份心情也傳遞給妮可那邊。

看著兩人一副要被拋棄的樣子,希放棄似的嘆氣

「那樣的話,你們就一起跟著我好了,要答應人家不能大吵大鬧。」

這位疼愛孩子的人最後還是選擇跟兩人在一起,這個決定令她們雀躍不已。

「當然不會啦!妮可是世界第一的偶像!」

「才、才不會做這種事!」




時間回到現在,就是因為種種原因,由一個普通的文件轉送變成一大兩小的拜訪團。

面對如此突發的事情,作為超級母親…超級導師的莉莎當然不會被嚇倒,

很快便跟孩子們混熟起來。

「你們好,我是這裡負責Roselia班的今井老師。請問你們叫甚麼名字?」

皮膚白哲的黑髮孩子立馬自豪地說「人家是未來超級偶像,矢澤妮可!」

而擁有一頭紅髮的孩子以別過臉的方式介紹自己「我的名字是西木野真姬…」

「原來是小妮可跟小真姬,說起來我班的孩子們也在,不如你們過來一起玩耍?」

一如所料,性格主動的可愛系孩子,二話不說的牽著傲嬌系孩子走進班房裡。

莉莎沒有跟兩人直接說出實話,如果跟她們說這裡不只Roselia,

還有P*P組的話,小真姬大概會拒絕過來。



另一邊廂,將資料交給沙綾後,這位自來熟的希東條便開始跟對方聊天起來,

從兩人的談話內容,千聖得知對方帶著孩子的理由。

(原來東條老師跟我的情況很相似,

那兩個孩子信賴的表情來說,她應該是位個性穩重的導師。)

結果千聖這個想法很快便被打破,當希談及自己的偷懶記錄會消失開始,

這位現役演員的心已經變得很累。

(難不成幼稚園老師這個職業都是由奇怪的人擔當嗎?那我算甚麼?)

此刻的千聖有種被騙上賊船的感覺,跟代理園長道別後,希開始跟對方搭話起來。

「請問,你是不是那位當演員的白鷺千聖小姐?」

「嗯,我就是。東條老師為何會這樣問?」

「其實是這樣的,我的女友曾經跟我談起這間幼稚園,說這裡有一個特別班級。

裡頭的孩子都是大人物們重點裁培的對象,我記得白鷺小姐的老家都是其中一份子。」

「請問你的女友是演藝界的人嗎?」

雖說千聖當老師這種事不是甚麼秘密,

但是能夠清楚知道班級的特殊性就只有在演藝界工作的人。

「沒錯,她是當模特兒的,還曾經跟你們班的伊芙合作過。」

「唉?那請問她的名字是…」這句話還未說完,兩人便被班房裡的大哭聲嚇倒。




大哭的人是Roselia的亞可,大概是看到真姬美麗的紅髮後,

令人回想起AF組的巴,因而哭泣起來。

原本已經怕生的燐子對著陌生人顯得更像小動物,結果這兩個人立馬跑到莉莎身邊。

伊芙跟麻彌雖然有主動跟對方聊天的,然而兩人的談話內容離不開專業音響跟日本文化,

這樣子對妮可她們的難度確實太高了。

最後,莉莎想跟自家孩子求救時,

卻發現小歌姬被某孩子的舞台表演迷住,已經完全聽不見其他人的話。

被完美打敗的超級導師用無奈的神情看著戀人,希望對方的聰明才智能夠幫忙一下。

「白鷺老師,你們家的孩子…都很特別呢。」

作為客人的希卻一副饒有趣味的樣子,讓演員不禁苦笑著。

(莉莎應該是想新加入的孩子跟大家好好相處,可是差不多全軍覆沒,

嗯…或者可以這個方法試試看。)

此刻,個子小的演員開始起她的個人表演「日菜,紗夜,你們過來這邊。」

被呼喚的雙子各自坐在班房的角落,聽見千聖指名即使有點不安還是照著做。

千聖先跟Roselia組的孩子說「 紗夜,這個可愛的孩子是矢澤妮可,我希望你可以陪她玩。」

然後再跟姐控天才說「日菜,這位是非常聰明的西木野真姬。

對方也是個天才喔,你會跟姐姐一樣好好陪著她吧。」 

白鷺千聖竟然一下子將任務交給關系不良的雙子,這份勇氣大概也沒有甚麼人能做到。

這個時候希也過來幫忙「妮可,真姬,你們也看到的…她們一直沒有跟任何孩子玩耍,

這樣是很寂寞的,我希望你們能夠跟冰川姊妹玩耍一會,可以嗎?」 

乖巧的小孩們都向兩位導師點點頭,表示願意跟對方當朋友。




千聖為了計畫能夠順利,請求希待在紗夜和妮可旁邊,這位非常空閒的導師當然會答應。

看著眼前嬌小的雙馬尾孩子,紗夜有點結巴的介紹自己「你好,我是冰川紗夜。」

(看起來比日菜還要矮一點,她應該跟亞可差不多年紀吧。)

可惜,紗夜跟千聖一樣又猜錯了,妮可其實比冰川姊妹還要大一歲。

矢澤妮可注意到對方有點緊張,為了讓對方放松起來,開始大談自己引以自豪的家人。

接下來的時間,紗夜都是靜靜聽著對方(站在比較高的位置)

不斷稱贊自家妹妹們很可愛之類的話,而且也非常喜歡跟她們待在一起。

每當對方提出新一個稱贊理由時,紗夜的內心就被動搖一次。

(為甚麼…為甚麼我會感到不安呢?)

看見紗夜臉上有點困擾,妮可立馬追問起來「你是身體不舒服嗎?」

「不是…不是這樣的。」

「那為甚麼這樣子?」

認真的孩子總算提起勇氣問這位新認識的朋友「請問…矢澤桑你從來不會討厭妹妹嗎?」 

「唉?紗夜不是也有妹妹嗎?」

「其、其實是這樣的…我跟日菜出生後一直沒有見面,直至上個月才住在一起。

所以,我不太明白矢澤桑的說話。」

眼前的青髮孩子就像過去的妮可一樣,那時候妮可也曾經對妹妹們的出現感到不安。

(原來,紗夜的煩惱跟過去的我是一樣的。)

矢澤妮可雖然平常喜歡在班裡擔當任性小惡魔,本人偶然也會認真地當起一個姐姐來。

「紗夜是新手姐姐呢,說實話當妹妹們從醫院回來時,我也是不知所措的。

她們經常到處跑,又會弄壞東西之類,而且又不聽人話。」

(呃,想不到矢澤桑也會抱怨起來。)

這個時候,妮可的臉變得柔和起來

「但是呢,妹妹就算再惹人生氣也好,她們總會待在你身邊。」

「唉?」完全沒有往這邊想的孩子,被對方的話震撼著。

「在她們未出生之前,我都是自己一個玩的,雖然可以擁有全部玩具,卻很寂寞。」

雖然只有一瞬間,妮可確實露出寂寞的神情,這個樣子跟某人的回憶重疊。

「矢澤桑…」

下一秒,妮可又變回活潑的樣子

「然後,跟妹妹們的時候總是有數之不盡的快樂,

她們還未懂說話就已經一直吵著要我陪伴。」

特別的是,這次在妮可臉上的不是自豪的表情,

而是感謝的表情,矢澤妮可的確打從心底喜歡著自家妹妹們。

低著頭的紗夜,此刻看起來比妮可更弱小。

「我、我有點羨慕矢澤桑…你可以跟妹妹們關系如此好。」

「嘻嘻,其實紗夜也可以的!我相信你也會喜歡日菜的。」

(說起來,由何時開始我變得這樣害怕呢?剛剛跟日菜見面時,我們還可以一起遊玩的。)

新朋友的一番說話,卻讓某人開始審視著自己跟妹妹的關系。

大概誰也沒想到,妮可會無意中教導紗夜,需要提起勇氣面對妹妹,

雖說有困擾的時候,也有傷心的時候,對方卻是無比重要的存在。

(我家的孩子真是個好姐姐,希望青色雙子的關系之後會變好吧。)

希看著莉莎和千聖傳過來的資料,從而得知冰川姊妹的情況,面對難以解決的【情感問題】,有時候需要第三方的協助,例如妮可這種隱性認真的孩子,最能夠真實反映大家的問題。 




另一邊廂,是天才兒童們的對話,為免日菜會嚇倒對方,千聖選擇親自看管著兩人。

「你叫真姬吧?」

「嗯…你、你好!」

「我是P*P組的日菜,是將來會當偶像的人!」

被對方熱情嚇倒的孩子看著千聖,這位笑容滿滿的老師就稍微解釋一下P*P的特別之處。

真姬的才智讓她明白眼前的短髮孩子並沒有說謊,而且對方的存在感強烈得像太陽一樣。

(原來…想當偶像的人們都是會閃閃發光的…)

這裡所指的人們還包括妮可,而小傲嬌當然不會直接說給對方知道。

「日菜真的很厲害,站在舞台表演這種事,不覺得會緊張嗎?」

「不會喔!而且感覺很興奮的!」

單從這幾句對話,擅長觀測孩子行為的導師已經能夠掌握兩人的性格。

所謂的天才兒童其實也有不同類型,冰川日菜絕對是勇氣破標的孩子,

而西木野真姬應該歸類為安分守記的孩子。

白鷺千聖分析著兩人的對話同時,不禁感嘆著世上原來還存在乖巧的天才,

以及自己總是抽中下下籤的能力。

(雖說乖巧是件好事,然而對真姬這類孩子來說,

大多都在交友上比較吃虧的,東條老師應該也注意到吧。)

日菜猶如陽光的性格說實話讓真姬有點羨慕,

一直踏實的孩子從沒想過自己會遇見真正的童星,

而且還不只一個,這樣的體驗讓小小的願望種子在心裡發芽。

(如果、如果我可以像日菜一樣有勇氣的話,會不會有天也能夠跟妮可站在舞台?)

音乃木坂幼稚園也有在組成類似的兒童表演小組,

不過以真姬這麼容易害羞的個性,要本人走在大街對著人群唱歌跳舞,難度確實有點過高。

忽然,日菜拉著真姬的手,用認真的語氣問「真姬!你有沒有遇上嚕~的感覺的人?」

千聖立馬從旁解釋「這孩子應該是問有沒有遇上最喜歡的人。」

(我最喜歡的人…)

一瞬間妮可的臉就浮現出來,讓真姬馬上臉紅並搖頭

「人家才沒有遇上!那、那你呢?」

「姐姐!」

「為甚麼?」

對於獨生子的真姬來說,擁有姊妹的日菜應該是非常愉快的事情,

誰知道這位青色天才用帶點苦惱的聲線回答

「其實,姐姐是上個月才回來東京的,在這之前一直待在京都那邊。

因為大家從未見面,我一直想著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爸爸媽媽只是說姐姐是個努力的人,也沒有特別談起她的事情,只是說大家很快會一起住。

然後呢!跟姐姐相處後才發現,她是世界上最溫柔的人!」

(世界上最溫柔的人…為甚麼我總是想起妮可?)

「但是…我看到她好像很怕你…」

真姬當然看得出雙子的情況有點怪異,變得更為消沉的日菜看起來就像沒有電力的玩偶

「嗯,本來我們是睡在同一張床的,可是姐姐現在都不會陪我了,總感覺有點寂寞。」

這個時候,身為天才一份子的真姬向她提議。

「日菜你有沒有跟她說過…希望能夠再一起睡?」

「沒有…姐姐現在只要走近一點也會跑掉,根本講不上話。」

(如果我跟妮可一起幫忙的話,能不能讓她們關系變好?)




妮可剛好也想著同樣的事情,不約而同牽著冰川姊妹的手會合。

「妮、妮可,我們可以一起玩嗎?」傲嬌的真姬當然不會說自己想找妮可。

「可以喔!紗夜別總是躲著看,快過來跟我們玩吧!」

妮可的左手拉出那個躲在自己身後的人,而右手就牽著日菜的手繼續說

「好!我們來角色扮演!找兩個當主人,兩個當寵物。」

深怕被欺負的真姬馬上說「我要當主人!」

「嗯,那我當小兔子吧,紗夜你們是怎樣?」

妮可的興奮情緒也傳給雙子,令一直消沉的孩子們都開始愉快地玩耍起來。

「我要當貓兒!」搶在紗夜發話前,日菜便說出自己的想法。

(日菜能夠決定當寵物實在太好了…唉?難道我一開始就想當主人?)

被自己想法嚇倒的人面色不禁一沉,讓日菜誤會起來。

「姐姐…是不是喜歡嗎?」小貓輕聲問著,惹人憐愛的樣子令紗夜不忍心拒絕下去。

「唉?不是,日菜想當貓兒就可以了?不用轉成其他動物?」

姐姐難得不用驚恐的狀態跟自己對話,單是這一點已經讓日菜高興不已。

「不用了,我就是想當貓兒!」

結果,日菜對紗夜各種熱情的行為,讓妮可跟真姬不停吐糟「這根本是狗來的!」

即使如此,日菜仍然不願意放過各種撒嬌的行為,

例如:親吻著對方的臉,不停呼喚對方的名字,

對新朋友的吐糟也視而不見,連千聖的警告也沒有效用,

紗夜這一次沒有逃跑,卻有種比逃跑更疲累的感覺。




這場遊戲裡,最疲勞的應該是妮可跟真姬,可是她們的吐糟不知不覺逗笑了導師們。

「希老師,你們家的孩子真是很有趣,這樣子的相聲已經足夠當藝人了。」

「嘛嘛,你家的雙子也不賴,特別是日菜,已經算是野生化了吧。」

互想誇獎的導師們,不約而同用溫柔的目光看著四人,

畢竟她們最擔心的事情就是小孩們不和。

結果而言,這四位性格各異的孩子相處得不錯。

最後,已經放棄吐糟下去的妮可大聲道

「日菜才不是貓兒,貓兒的話應該像真姬那樣傲嬌,別扭又任性!」

傲嬌小孩當然不會同意這種話,立馬反駁起來「這是甚麼意思?完全意義不明!」

氣得從椅子上跳起來的傲嬌天才,仿佛要離開的氣勢,

而看見兩人快要吵翻時,雙子不安的牽著手,當然這一切是無意識的行為。

但是,這樣的小事絕對不會難倒矢澤妮可,她抬頭看著紅髮孩子。

「真~姬~主~人,你不要生氣嘛!難道說,你已經不喜歡小兔子了嗎?」

瞬間轉生成一只被遺棄的可憐兔子,其魅力程度已經及得上P*P組的孩子們。

「我、我不是生氣啦!而且,妮、妮可的確很可愛的。」

坦率承認喜歡小兔子的真姬大小姐,被自己的話弄得變得番茄臉。

(有點羨慕她們呢…可愛的寵物之類的,日菜怎樣也不像呢。)

身為雙子之一的小天才,亦留意到兔子妮可的做法非常有效,

而且隱約覺得姐姐其實也在羨慕著。

(姐姐一副看呆的樣子,如果我也變成這樣的話,她會喜歡吧。)

立馬變身為撒嬌小貓的冰川日菜,輕柔地蹭著對方的肩膀說「紗夜主人?」

然後轉為蹭著紗夜的手掌,彎起來的眼睛帶著討摸摸的意思。

「喵喵?」

「日、日菜要摸摸嗎?」

(可惡…明明我是犬派,為甚麼會有點心動?)

「嗯!要摸摸!」

被摸著下巴的小貓發出舒服的嘆息,讓某人的心動愈發熱烈。

(這四個孩子能夠打成一片,或者是神明大人在看顧著。) 

作為代理巫女的她對著有點疲倦的莉莎和千聖說

「嗯嗯,這大概是神明大人的安排,作為代理巫女的我沒有說錯的。」

「唉?」

「唉?」

「你們今日會遇上非常幸福的事情,這是人家的預言喔!」

就在千聖想反駁這種非理性的發言時,

莉莎將戀人拉到一旁說「希的預言是出了名的準確,你就試試相信一次吧。」

順帶一題,對於新認識的兩位朋友,紗夜已經由呼喚姓氏,變為呼喚對方名字。




愉快的遊玩時間很快便過去,已經來到孩子們的午睡時間,

希想著帶妮可她們離開,而想留著客人的導師們都在傷腦筋。

因為備用的被褥都拿去清洗,原本今日能夠弄乾的。

可惜天氣不似預期,今日整天都下著毛毛細雨,因此沒有多餘的被褥可以給妮可和真姬使用。

眼見這兩個新認識的朋友已經累透,而東條老師也一副要找計程車的樣子。

受過兩人照顧的紗夜(仍然牽著日菜)提起勇氣說

「老師們,如果、如果我跟日菜一起睡的話,那麼妮可便可以跟真姬午睡了。」 

「「「「「「「唉唉唉唉唉唉唉!?」」」」」」」

從未想過紗夜竟然會主動要求跟日菜待在一起,讓大人們都嚇一跳。

當然也適用於日菜本人,天才的反應比任何人都要大,這又導致某人誤會起來。

「日菜是不願意嗎?那就算了。」

「不是!我願意,我願意!」

從沒想過一起午睡的時光能夠再次出現,天才激動得快要跳起來。

明白這都是友人們的幫忙,本人立刻拉著真姬跟妮可的手連忙說道謝。

「謝謝你們!妮可跟真姬是我永遠的好朋友!」

也不管友人們被嚇到的表情,日菜馬上牽著自家姐姐去睡覺。

解決問題後,導師們一如所料的將兩人安排睡在一起。

躺下來的紗夜立刻背對著日菜,心裡一直說服自己是一個人睡。

(沒問題的,我只是睡著午覺,醒過來就不用跟日菜待在一起。)

仿佛剛才的勇氣完全沒有出現過,紗夜再次陷入【獨自一人】的狀況。

唯一改善的地方,是不會立馬跑掉,或者大哭起來。

其實這樣子的改變已經很好,可惜天才絕不會滿足於此。 

忽然,紗夜感覺到有人拉著衣角,

回過頭來,天才那小心翼翼的神情,跟平常的她完全格格不入,

「姐姐…可以、可以轉過來嗎?我想看著姐姐的樣子。」

嘆著氣的紗夜問「為甚麼要看著我?」

「因為、因為有姐姐在感覺會安心點。」

就像回應日菜的話,天上突然出來一道閃光接著可怕的雷聲便來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瞬間班房裡的孩子們都在大叫,讓導師們都忙不過來。

日菜也是放聲尖叫的一份子,飽受驚嚇的小貓立馬撲到紗夜身上,也不管可能被討厭之類的事。

然後,一件神奇的事發生了,紗夜不單止沒有推開日菜,還開始安撫對方起來。

「沒事的,日菜不用害怕的。」

「姐姐…姐姐…打雷很恐怖…」眼眶已經涌出淚水來,並且有愈演熱烈的狀況。

「沒事的,我會陪著你的。」

被安慰著的人終於發現自己在紗夜的懷裡,還被緊緊擁抱著,一切都美好得有點不真實。

「姐姐,你是說真的?」

天才難得呆滯的神情被某人誤會為討厭的意思,紗夜又開始臉色不太好起來。

本來,莉莎跟千聖是可以幫她們一下的,

可惜她們正被其餘的孩子們包圍著,根本抽身不暇。

還好老天總會安排合適的人來幫助冰川姊妹,東條希。

這位代理巫女一邊環抱著妮可和真姬,一邊向兩人招了招手。

「紗夜,日菜,你們過來一下。」

被導師呼喚著的雙子抱著疑問走過來,下一秒便被這位第一次見面的巫女大人抱著。

「吶,你們知道嗎?如果遇上可怕的雷聲時,

就要用力抱著自己最喜歡的人,這樣的話恐懼就會消失喔!」

「呀!希又開始亂說話了!」

「東條老師,你這次是說真的嗎?」

孩子們被騙次數太多,兩人選擇不停吐糟著導師。

如此同時,冰川姊妹卻對這番說話有著另一種體會。

日菜怯生生的繼續說下去

「姐姐…其實剛剛你抱過來時,我真的覺得很安心,好像連打雷聲都聽不見一樣。」

「所以,日菜不是討厭的意思?」

「當然不是,我最喜歡姐姐了!」

(妮可說得對,妹妹是重要的存在,我也不能繼續逃跑下去。)

「嗯,謝謝你,日菜。」

甜蜜的喜悅感完全體現在冰川日菜的臉上,仿佛陽光般照耀著兩人的內心。

「嗯嗯,紗夜是個稱職的姐姐呢,感覺跟妮可一樣,她也很習慣照顧真姬。」

作為一位導師,東條希亳不在意的將自家(傲嬌)天才的秘密曝露給別人。

(這樣說,不就像人家喜歡黏著妮可嗎?)

正當大小姐想說出反駁的話時,那位雙馬尾的孩子突然說

「真姬不用聽希亂說,我是很喜歡你啦!」

完全將重點搞錯的妮可用認真的神情向對方告白。

「…」被喜歡的人突然告白,代價是某位紅髮孩子立馬倒下來。

還好雷聲很快便停掉,希將四人放回床鋪上,

面前的導師完美地化解冰川姊妹的困境,還一副輕鬆的模樣說服孩子們休息,

讓千聖等人愈發相信,這位代理巫女真的擁有某種神奇的能力。




快樂的時間過得很快,馬上就來到放學的時間,

跟大家打成一遍的東條老師不斷跟孩子們道別。

以來是小孩跟家長們的對話:

「東條老師很厲害,竟然知道那本雜志寫的音響,原來專業粉絲是這樣的強大。」

「父親大人!今日我跟東條老師擁抱很多次!這是非常像媽媽溫暖的人!」

「燐子,今日我們跟東條老師玩勇者遊戲,老師當起魔王來跟遊戲裡的一樣可怕呢!」

「嗯…這、這個…真的有點可怕。不過,老師之後還給我們擊敗魔王的報酬(番茄汁)。 」

由於本人跟小孩們過於自然的相處情景,

使得代理園長要不斷跟家長們解釋,這不是新來的導師。




跟幾個孩子送別後,這三位客人也是時候離開幼稚園,而負責接她們回家的是希的女友。

從車輛下來的是,日本數一數二的知名模特兒絢瀨繪里。

注意到白鷺千聖在旁邊,本人立馬跟對方打招呼

「很久沒見了,白鷺前輩,你看起來比之前更美了。」

作為模特兒的繪理有著某程度的職業病,每次都會感受對方的變化,

因為擔當專業模特兒除去美貌,個人氣質也是重要的一環。

然而,這次的贊美卻被超級人妻們聽見,

可憐的俄羅斯美人還未曉得自己的行為已經被記錄在案。

就在千聖要回應對方之際,已經被孩子們打斷。

「啊!是繪理!」

「繪理姐姐,工作辛苦了。」

開始跟希生活的兩人當然跟這位同居女友非常熟悉,

也不管眾人的視線,兩人連忙跑到繪理面前,並且抱著對方的大腿。

「妮可,真姬,今日有乖乖嗎?」大人蹲下來跟她們聊天,而且確認著沒有地方擦傷之類。

「有啊!妮可大人是個乖孩子來的。」

「我、我也有乖乖的。」

站在旁邊的是冰川姊妹。

「好漂亮…金色的頭髮…還有藍色的眼睛。」

「姐姐,這個大姐姐看起來很有趣。」

 這是她們第一次正式見到模特兒,雖說兩人的反應完全不同,結果而言都是驚歎為主。

妮可當然不會放過介紹兩人的機會,自豪得像介紹自家妹妹的語氣讓大人不禁揚起笑容。

「唉?原來你們是希提起的青色雙子。」

彎著腰的異國美人正用不可思議的藍色眼睛注視著兩人,

本人太入神的關系,結果讓紗夜開始緊張起來。

「請、請問有甚麼事?」

「繪理,你這樣的話會嚇倒她們的。」得到女友的特意提醒,模特兒才回過神來。

「抱歉,是嚇倒你們了吧。東條老師曾經跟我提起你們,說你們是很特別的孩子。

我就一直在想是甚麼意思。」

「那是甚麼意思?」日菜全不在意被注視,因此也樂意跟對方聊天起來。

「要形容的話,感覺是你們必定會永遠在一起。」

「唉?」

「嘻嘻,我可以跟姐姐永遠在一起!」

跟希交往的時間愈長,繪理愈能夠明白對方的預言,看穿他人本質的能力也因此上升。

身為一個成年人,這種事沒有需要一一解釋給孩子們,

當繪理注意到紗夜糾結的神情後,本人便轉為跟導師們聊天。

 



「請問…為甚麼這樣看著我呢?」這次被注視的人是今井莉莎。

「嗯,今井小姐跟希一樣都是被孩子們喜愛的體質,

而且也跟藝人交往中,總感覺我們的情況很相似。」

「原來是這樣的意思,我還以為自己臉上有甚麼奇怪東西。」

繪理搖搖頭,並且認真的回應

「才沒有這種事,而且今井小姐是美人,讓人看呆也是沒辦法的事。」

這番話明明是普通不過的稱贊,由繪理說出來的話總會微妙地變成調戲的意思,

對於這個奇怪現象,作為前輩的千聖,以及同居女友的希早已不再驚訝,

深切體會的兩人只是不停嘆氣。

苦笑著的莉莎開始發覺自己陷入兩難局面,

如果接受稱贊便會惹怒女友,如果拒絕的話又會讓繪理失落。

(原來如此,難怪千聖從剛才起便一臉無奈。)

這個時候,妮可的存在就顯得非常重要,她拉著繪理的手說

「快點回家吧!我最喜歡的動畫快要播放了,而且真姬也想回去彈鋼琴。」

事實上,真姬並沒有跟妮可說過自己想練曲,

然而這位體貼的(未來)女友卻對自己的事瞭如指掌。

「這是妮、妮可的要求,人家才沒有說過這種話!」

可惜,傲嬌的大小姐還是不會坦率的接受對方好意。

同一時間,大人們都在想著。

(真姬,你的臉都紅起來了,看來真的很喜歡妮可。)




在眾人聊天的時候,剩下來的孩子們都聚在一起,這裡指的是冰川姊妹、小歌姬和小偶像。

「紗夜,日菜,等下過來接你們的是誰?」彩問著。

「嗯…大概是保母吧,爸爸媽媽都不常在家的。」

從一出生便跟著父母生活的天才,

對於被父母忽略的情況已經習以為常,也不覺得這有甚麼問題。

但是,在彩的眼中卻是非常重要的。

小小偶像突然提起勇氣,並且提議著「不如,不如日菜叫他們偶爾過來接你們回家?」

東張西望的天才只顧著看小鳥的移動,毫不在意的說。

「唉?他們只會看著手機,而且都不會跟人家聊天。」

工作繁忙的冰川夫婦明白以小小天才的智慧,

待在幼稚園並不會有任何問題,導致跟小孩的交流也比較少。

「丸山桑不用擔心的,而且父親跟母親總是不停工作,我們也不想打擾他們。」

認真的孩子冷靜地跟小偶像解說,眼裡沒有一絲喜悅的紗夜,看上去沒有跟父母相處的意思。

聽到這裡彩顯得有點失落,自己非常渴望跟父母相處,

但友人們想法跟自己可以說是完全相反。

習慣沉默的歌姬敏銳地感受對方的消沉,主動牽著偶像起來。

「彩,就算跟父母比較難見面,還有白鷺老師和莉莎待在你身邊,而且我也會陪著你的。」(我…不想看到彩消沈的樣子。)

這份心意切實地傳遞到彩的心裡,滋潤著小小的心房,還附帶著稱為【愛意】的感情在內。 

「友希那,嗯!我們會一起的,所以才不會寂寞。」

終於,小小偶像再次展露出那個令人心跳加速的笑臉,不自覺地將某人的心擊中。




保母接走冰川姊妹後,來訪者們也駕車離開,今日是莉莎她們第一次的四人同住。

千聖拿著今晚的食材,跟戀人牽著手回家途中。

本人的思緒開始遠離著,今日整天都充滿著突發事情,由遇上三位客人,

意外地解決冰川姊妹的難題,

去到被東條老師忽然贈予的預言…這一切比起演藝工作還要刺激。

認識到希跟繪理後,更令千聖感慨著「莉莎,你還記得那四個人離開時的表情嗎?」

有點不明白女友的意思,本人仍然老實回答「當然記得。」

「感覺…她們看起來很幸福。」這句話近乎沒有發聲的地步,

還好莉莎的強大母親…強大的女子力,從戀人的神情裡感受到大概的意思。

(有點意外呢,千聖竟然有羨慕他人的時候。)

總是努力至上的演員,一般都不會跑去羨慕其他人,默默耕耘的認真個性深深吸引著自己,

不過作為她的女友,偶然也要成為對方的老師,去好好指導一番這個有點固執的女友。

莉莎愉快的笑著,並點一下對方的臉

「千聖,難不成你太累?感覺變笨了呢。我們也很幸福喔!」

「唉?」

「你看看前方。」

今井莉莉所指的前方,有著小歌姬跟小明星,這兩個孩子正牽著手聊天中。

曾經,工作繁重的演員每次回到家,都是對著空無一人的地方說「我回來了。」

不知不覺間自己擁有的美好事物愈來愈多,

體貼的女友,暖暖的家,還附帶可愛的孩子。

這一切都是過去的自己從來沒有想過的,幸福原來早已來到身旁。

察覺到現況的演員,輕輕靠著戀人說「對呢,原來我已經得到幸福。」





冰川姊妹回到家後轉眼已經來到睡覺的時間,保母將兩人的床鋪整理好後,跟孩子們說「日菜,紗夜,你們明天要到雙親的公司宴會,有很多人想跟你們見面,所以今晚早點睡吧。」

保母這番說話是特別針對日菜,這位天才最喜歡晚上用望遠鏡觀星。

「我知道了。」X2

保母離開後,雙子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在紗夜快要關上房門的一刻,

一只手突然制止了這個動作,

「姐姐,今晚可以一起睡嗎?感覺還會打雷。」

日菜在幼稚園雖然總是吵鬧著,在家裡卻不會這樣子,一般都是待在自己房間看書。

這種反差讓紗夜一直感到自己格格不入。

日菜再次鼓起勇氣請求紗夜陪著自己,

這當然需要很大的勇氣,畢竟之前被拒絕太多次。

「姐姐?」

呆住的人總算回過神來,眼前跟自己外表酷似的妹妹,正請求著能夠有人相伴,沒有選擇父母,也沒有選擇保母,只是向自己求助。

這一點令紗夜的責任感愈發強烈,為此本人的回答如下「可以的,日菜進來我這邊。」

能夠獲准待在最喜歡的人身邊,日菜無法控制面上的笑容,她快速爬上床鋪(接近門口的一方),並且躺下。

而紗夜就躺在接近窗戶的那邊。

「日菜,晚安了。」

「等等,姐姐,我有些事想問一下。」

對於妹妹的要求有點意外,紗夜仍舊耐著性子。

「你想問甚麼?」

深呼吸一口氣,日菜用罕有的認真語氣問

「為何姐姐打雷時這樣擅長安慰我?」

然後,紗夜用懷念的樣子回答

「因為在京都時,總會遇上被雷聲嚇倒的孩子,而負責安慰他們,陪著他們便是我的工作。」

「所以說,有很多孩子都受姐姐照顧?」

天才握著被子的手愈來愈用カ,當然本人沒有發現。

紗夜繼續說下去,內容卻令某人更為不安。

「嗯,他們有些跟我的年記差不多,也有一些年紀比我的小。

每次讓他們停止哭泣,都覺得自己又成功一個任務,感覺很高興。」

不知為何,聽見紗夜的話,日菜胸口悶悶的。

然後,小小的天才低頭說「姐姐,抱歉,我還是回去自己房間好了,晚安。」

「呀,日菜!」

妹妹突然離開的關係,房間又變回紗夜一人的狀態。

因為不理解對方的想法,紗夜只想著自己應該是被討厭了,因此在入睡前一刻,

這個獨立的孩子悄悄說

「很想回去京都,那裡的人們都很溫柔,而這裡的人們都是冷冰冰的。」

紗夜形容為冷冰冰的地方當然不是指幼稚園方面,而是這個冰川家。



另一方面,回到自身房間的天才不停想著紗夜剛才的反應,終於明白自己會消沉的理由。

本人坐在床上,抱緊一只小貓造型的玩偶,腦袋埋進被子裡

「姐姐大概沒有注意到,剛剛她一直在笑著,而且這樣子的笑容…我從來沒有看過。」

兩人失去的時光裡,大概某些東西已經變質。

生悶氣的小小天才,還未明白自己的真實心情,這是嫉妒他人的意思。



後記:


結果,玩心變得有點誇張了,一口氣將過去LL(個人喜歡)的CP都碼出來了。

明明我連真姬的姓氏都忘光光ww繪理的姓氏也wwww

嗯…角色OOC之類?可能會吧,我才不管這麼多。


评论(23)
热度(12)
© skyblue0203|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