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blue0203
個人介紹:我只是個隨心所欲的人,天真和殘忍並存的風格是個人宗旨。
偶然會完全黑化,人格分裂系寫手。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7/29 第20章 彩千聖 冰川姊妹

【BanG DREAM!】戀愛與謊言 彩千聖 冰川姊妹 7/29 第20章

前言:
曾經作者還一臉天真的想,這個故事真是簡單得可以(正傳)。
結果,我親手做出一個難度非常高的故事出來(暗黑篇)。
因為…相愛很難,相處更難。
當大家的關系確立後,原來不是童話的那種【最後大家都幸福的生活下去。】
還有各種事情要處理的,戀愛關系,原來是一個大學問。(呆滯)
戀人之間是要去磨合,要去忍讓,要去分擔。
說真的…這跟我之前所想的完全不同, 完全不同,完全不同(作者已經為此,向天咆哮上百次)
好吧,可能是我一直以來的作品戀愛觀比較純樸。
希望…人家會寫出自己滿意的後續。

LOFTER 的各位,人家坐等長評啊!!(超厚面皮)

配曲:謝安琪 - 人妻的偽術  
這裡所指的人妻…大概是彩的視點(反正都被人吐糟變成母親角色)
Kay的作品總有合我味道的東西。

以下正文:

認清事實吧!我們已經無法回頭了,不論前進還是迴避,也不能改變各人堅定的心意。
戀愛根本是一場戰爭,這場戰役到底何時才會平息的一天?
沒有吧,發出嘆氣的同時再次為槍添上子彈好了。
這一次的勝利者是誰?下一次的勝利者又是誰?現在的我們尚未知曉。
唯有可以肯定的是,手上沾滿對方鮮血的情景大概永遠忘不了。


經過上一次偶像的主動出擊後,眾人的關系似乎有所舒緩,
可惜的是,這份和諧的保存期限並沒有大家所想的長久。
病人經過十多天的徹底靜養後,手上的傷口終於癒合。
本人當然不願意再繼續休息下去,為此她開始跟Roselia的隊員們聯絡起來。
某咖啡室裡,紗夜跟其中一位成員會面中。
「莉莎,請務必讓我參加Roselia的練習。」
「為甚麼要找我?其實,紗夜可以直接跟友希那提出要求的。」
面對冰川紗夜極為嚴肅的神情,讓今井莉莎感覺有點不自在。
被問到的人輕輕搖頭「我覺得就算直接跟湊桑說話,她也會馬上拒絕自己。」
「為甚麼…紗夜會這樣想?」
吉他手的嘆息夾雜著不滿的意思「我想丸山桑曾經跟你們見面吧。
以那個人的性格,她必定將我的情況如實告知,而且會請求湊桑推遲復出時間。」
丸山彩或者是世界上最好的同居者,但同時她也有著缺點的。
經歷一段被照顧的時間後,冰川紗夜還未天真到以為對方能夠甚麼事都不做,便批准自己離開大屋。
而事實上,這次跟莉莎見面,紗夜也需要事先通知偶像,還有專車接送自己。
這種做法變相將一個人的自由都完全奪去,最可惡的是做法獲得其他同居者的認同。
日菜仍舊記著那天發生的意外,當然不可能反對。
而千聖那邊,她只是笑著說「放心好了,如果彩要你戴上項圈的話,我會制止她的。」
不論是天才還是演員,站在她們的立場來說,這種事都沒有反對的理由。
吉他手詳盡講解自己的處境時,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眼神仿佛被趕上絕路的野獸般凶險。
(這下糟糕了!紗夜是真的在生氣,如果再不讓她的工作,大概會令本人心情變得更差。)
莉莎也明白彩她們的顧慮,可惜有些事情是不能推遲的。
如果再拒絕猛獸的請求,反而會引起其他問題,權衡各方面的情況後,莉莎終於發話。
「紗夜想做的事是回歸日常工作,那你只能當個吉他手。
除此之外的工作,暫時都不會給你,這樣的安排可以接受嗎?」
這份承諾是今井莉莎最能給予的條件,在這之上的要求便會超出她能控制的範圍。
明白友人是認真地幫助自己,畢竟親身說服歌姬然後成功,這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且能夠離開大屋這一點,讓紗夜能夠暫時脫離那個會溺死人的愛海。
「沒問題!我會接受的!今井桑,真的很感謝你。」
莉莎揮著手說「現在說道謝的話又太早了,我還未說服友希那她們呢。
紗夜你要記著,我跟大家一樣,也很想念你。」
「嗯,我也是。」
雙眼回復光彩的紗夜令莉莎不禁疑惑,為甚麼對方會如此討厭待在家裡。
任何拜訪過那地方的人,都會曉得【大屋】只是一個代號。
要真正形容的話,大概要說成【宮殿】會比較合適。 
這裡指的不單是房屋的大小,而是裡頭的舒適程度。
丸山彩的確在裡頭花費很多心思,這一切都是為了同住的人們,
讓她們可以在繁重的工作後,獲得優質的休息時間。
曾經因此被友人們吐糟過,偶像輕描淡寫的回應
「日菜只會待在自己喜歡的地方,紗夜是個非常敏感的孩子,
而千聖總會承擔過多的壓力,如果居住的地方不能夠讓她們放松的話,會引發很多問題。」 
(到底,紗夜對於那個地方有甚麼不滿呢?)
今井莉莎作為Roselia的媽媽代表,她明白這四位的事情並非外人能夠插手,
選擇沉默也是一種體貼的表現。


兩小時後,回到家裡的吉他手,看到超級偶像丸山彩正坐著沙發看著新的劇本。
紗夜嘆氣仿佛告示著本人的無奈「丸山桑,我回來了。」
「唉?抱歉,我看得太入神了,歡迎回來。」
環視四周,這裡就只有偶像一人,為免碰上其他人,紗夜問「請問…大屋裡就沒有其他人嗎?」
「嗯,千聖跟日菜都有工作在身,井上小姐帶著新員工往新公司報到。」
這裡要說一下,當意外發生後,日菜已經收購那間護理員公司,
並把裡頭的不良份子解雇,然後將整間企業轉售給千聖,本人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結果,千聖需要馬不停蹄的尋找人材去營運,

井上小姐身為員工之一,見證內部的改善也感到安慰。
本人也由普通的護理員,變成兼任發掘新員工的職務。
此刻,就只有兩人的空間裡,紗夜明白這是個好時機跟對方搭話。
決定了的事情就絕不會拖泥帶水,紗夜先是深呼吸一下,然後坐在偶像旁邊。
「丸山桑,我有些事想跟你談一下,請問能否給我少許時間?」
「當然沒問題,紗夜想談甚麼?」
放下手上的劇本,本人那柔和的眼神對上時,讓紗夜的反應有一刻的停滯。
有點緊張的吉他手悄悄握起拳頭,
然後,開始談及跟莉莎的約定,渴望能夠演奏的心情,還有本人不喜歡有接送車輛的想法。
偶像沒有想象中的驚訝,也沒有出現受傷的神情,還一面認真的點著頭,
就像是早已察覺的反應,牽動著某位的情緒。
「紗夜非常喜歡演奏,也希望跟Roselia一起進步的心意,我都全部感受到了。」
(為甚麼現在這個人總是一面平和?我記得跟日菜交往前的她,經常會大驚小怪的起來。)
努力將疑問從腦海揮掉的吉他手,繼續說著
「嗯,所以請你體諒…我知道丸山桑其實不太想…我這樣快開始工作。」
被拆穿的偶像沒有生氣,只是有點困擾的笑著,
表情看起來就像注視著某位天才那般,讓紗夜內心的不滿悄悄浮現。
(我才不是日菜那樣任性…可不可以別用這個眼神。)
「而且,我希望自己能夠當個普通人,畢竟每次外出也有車輛接送,這種事有點令人難以接受。」

從吉他手的說話裡,偶像輕易找當中的矛盾點。
(紗夜其實是非常討厭被看管吧,Roselia是日本人氣最高的樂隊,怎可能將自己當作是普通人?
就連年紀最輕的亞子也懂得變裝才出門…)
知道對方的想法,並不代表要說出來,而且按照紗夜的說法,某程度來說…本人是在刻意淡化衝突。
(說實話,這孩子沒有直接罵起來已經很好,畢竟人家也將她關起來一段時間。)
飾演壞人是件苦差,彩知道【強制留在家裡】要是由日菜提出的話,會打破冰川姊妹辛苦得來的和平。
本人亦不想交給自家女友負責,畢竟那個人要承擔的事已經夠多。
因此,粉色飼主向灰狼訂下一個新的承諾
「紗夜想說的事情人家都徹底理解了,那明天開始,姬川先生會負責別的工作。
等下我親自跟日菜說明情況,那孩子比較固執,大概要花點時間才說服成功。」
本以為對方會怒氣沖沖,誰知道偶像會立馬同意,讓紗夜不禁目瞪口呆。
「難不成,紗夜以為我會反對?」
「…」沒有答話的人仿佛作錯事般移開視線,這代表著甚麼兩人也心照不宣。
「沒錯的,的確是想紗夜再休養一下,然而本人討厭的話就沒有辦法,我不想強迫紗夜做任何事情。」
「…」用沉默作回應的方式就像某位貓科動物,如此不明確的態度大概源於雙子的本能。
「還是說,紗夜想人家駁回請求?」故意用作弄的語氣,偶像同樣在極力回避雙方的矛盾。
「不是,謝謝…有丸山桑在的話,我就不用跟日菜吵架。」
「其實需要說服的人,不只有一位喔!」
「唉?」
「井上小姐也是要說服的對象,還有其他關心你的人們。」

(注:井上小姐是照顧紗夜的護理員)
「對不起…」
「紗夜,或者你的做法是有點任性,不過身為你的朋友,人家當然會支持的。」
「嗯…謝謝。」
(朋友?不對吧…那是…)
(希望這孩子別再繼續思考下去,否則她會開始討厭我的。)
沒有說穿的人們仍舊塑造著平靜的氣氛,期待著大家的安穩能夠延續下去。
如此同時,一道裂痕正無聲無色的在眾人心房紮根。


解決問題後,嚴肅的吉他手總算察覺對方今日的[特別之處],
紗夜問「丸山桑,你轉用別的香水嗎?」
感覺大家的氣氛緩和下來,彩改用一種比較輕鬆的聲線。
「啊…這個其實是日菜做給我的,偶爾會用上。」
「這個氣味,很甜。」
「嘻嘻,紗夜覺得跟我不太合呢。」
丸山彩帶點呆氣的笑容,卻透露著極其珍惜的意思。
現在的冰川紗夜大概沒有想得特別深入,身體不自覺地坐近對方一點。
「不是這樣的,日菜做的香水能夠將你的魅力放大好幾倍。」
這種稱贊在偶像眼中卻顯得有點尷尬。
「但是,這對紗夜不太好吧。」
「為甚麼丸山桑會這樣想?」
「畢竟是人家跟日菜交往時的東西。」
「一般來說,我需要吃醋嗎?」
「嗯,一般來說是需要的。」
「但我想…再仔細感受一下…吃醋的事之後再算。」
不知不覺,單是坐在旁邊已經無法令人滿足,從正面接近的灰狼稍微轉動頭袋,
讓自己更貼近偶像的頸項,類似吸血鬼的姿勢瀰漫著極其曖昧的氣息。
(等等!我從來沒想過紗夜的天然程度會比日菜還要嚴重,而、而且呼吸都感覺到了。)
與其說不敢打擾專注的孩子,不如說推開會傷到對方的心。
彩盡量保持冷靜說「紗夜這樣喜歡的話,不如叫日菜做給你?反正她有配方在手。」
「不要,這是屬於丸山桑一人的,而且我喜歡它在你身上的感覺。」
香水,是會根據本人的氣味和溫度而改變的,混合之後的情況是專屬那個人的氣味。
紗夜當然曉得這種事,也知道日菜投放的心意,那是一份跟眾人炫耀的愛。
(形容為很甜其實是用詞貧乏,總感覺很溫柔,而且散發著幸福的味道,不知為何,開始有點想睡。)
腦袋變得愈來愈靠近,就在快要親上去的時候,偶像終於發話「紗夜,你已經累了,快點躺下來。」
大概是被迷惑著的小狼聽話地躺下來,偶像悄悄將劇本藏到背後,不讓對方發現自己的練習時間還未結束。
彩繼續勸說下去「你要是這樣在意的話,之後叫日菜做一款新的給你好了,
只要紗夜一句話,那孩子大概會弄上百種新配方給你。」
本以為這個人會稍微軟化下來,誰知道灰狼的態度仍然不變,只是聲線變得有點迷糊。
「不要…我不需要…」
(喜歡人家的香水,卻拒絕日菜送的香水,這個人也太任性了。)
「不行喔!這種發言被日菜聽到的話,她大概會馬上哭起來。」
這番說話由天才的前女友說出,顯得更有說服力。
可惜,即使被告知會出現的問題,也不一定能夠打動對方。
「那、不讓她知道便可以。」
「哈哈…那孩子的鼻子很靈敏的,你很難逃得掉的。」
聽到這裡,紗夜已經皺著眉,一副不滿的神情讓偶像哭笑不得。
「紗夜還是不太懂跟日菜相處,別忘記最受寵愛的人是你喔!」
不滿被教訓的小狼立馬將腦袋轉到偶像腹部方向,
悶聲道「這款香水…日菜曾經要求你不要太常使用吧。」
「唉?為甚麼…」
不等偶像追問下去,本人繼續說出自己的想法。
「因為時間愈長,就會變得像花蜜一樣的東西。」
紗夜的發言一下子將兩人交往時的秘密曝光,日菜當然不可能說給現任戀人知道。
偶像嘆氣著「紗夜,果然雙子的喜好是相同,你跟日菜的反應一樣呢!」
雖然偶像聲稱兩人的反應差不多,其實是紗夜的反應嚴重得多,應該是本人的抵抗力較低。
(難怪日菜會改這個名字,說不定對於冰川雙子來說,這種氣味實在太誘人。)
「抱歉,我聽不懂…」
「這款香水名字是Adenium,你看看這個。」
偶像遞過來的手機,上面寫著英文的解釋,
Adenium意思是沙漠玫瑰,花形似小喇叭,玫瑰紅色,非常艷麗。
然而全株均有毒,當沙漠玫瑰受傷的時候 , 傷口流出有毒的汁液,
會引起心跳加速、心律不整等心臟疾病。
「一開始我是想著,日菜是否喜歡沙漠玫瑰的顏色才選用這個名字,
結果,使用後便發現真正的意思,大概是指【有如中毒般的吸引力】。」
聽見解說後,某人只是稍微轉動身體,神情也絲毫不改。
「紗夜,你想吃醋也可以喔。」
「不要…這太麻煩了,手機還給你。」
拿回手機後,偶像開始揉著小狼的腦袋,進一步教育對方的戀愛。
「你跟千聖都是這樣,或者你們的愛都是較為內向的類型。
但連半點醋意也沒有,這會對戀愛關系有不良影響喔!」
「所以說,丸山桑是在投訴我們?」
「人家不過想提醒一下紗夜,千聖那邊的話,大概說了也沒甚麼用。」
丸山彩非常清楚自家戀人那不可動搖的特質,這已經不能說是【固執】。
白鷺千聖有著她的個人準則,任何事情也好,只要不觸及底線便不太在意。
「丸山桑,給你一個友善提醒,別去接觸那個人的界線,這裡可沒有甚麼好事。」
眼睛不知不覺變得冷漠的灰狼,所談及的內容大概是真的,讓偶像的心暗暗一沉。
(紗夜,這種經驗之談,請千萬別讓日菜知道。而且,我最需要做的事情是…)
偶像換上別有意思的甜笑,將自己的魅力大幅提升。
「嗯,我會注意的,紗夜願意提醒人家,真是個溫柔的人呢。」
灰狼沒有回答,輕輕閉上眼睛表示此刻需要休息的意思。
(這真的算是溫柔嗎?丸山桑的思考方式有點難以理解。)

半小時後,結束工作的冰川日菜返回家大屋。
當看到紗夜躺著彩的大腿睡覺,本人立馬衝到沙發那邊。
偶像當然不會讓對方做出令某人討厭的行為,
豎起食指說「噓,那孩子才剛睡著的,日菜別大聲說話。」
「姐姐為甚麼感覺怪怪的?」
被制止的天才總算看清眼前的睡公主,
同居以來紗夜睡覺時都不太會放鬆表情,此刻卻一副毫無防備的樣子。
正因為表情實在太可愛,讓某只大貓顯得有點醋意。
飼主選擇無視某只寵物散發的醋意,簡單的解說下去。
「你送給我的香水,對紗夜來說似乎是種強烈的東西,她被迷住後就說想睡了。」
「難不成姐姐把你推倒了?」
「才不會啦!對她來說,那比較像是安全感之類,並沒有太多情欲的感受,我想這跟個性之類有關。」
「太好了,不然人家絕對會生氣喔!」
這句 【絕對會生氣】語氣雖然很可愛,丸山彩卻不會就此誤解對方的話,剛剛的發言其實是暴走的意思。
經過之前一番思考後,彩決定將各種友善提醒說給對方知道。
「日菜,待會兒紗夜醒過來後,你還是不要馬上說做香水給她,讓那孩子有多點時間去消化。」
然後,偶像跟天才詳細說明剛才所發生的事情,並叮囑著對方別用強硬的方式贈送禮物。
跪在旁邊的孩子一面認真聽著,一面靜靜注視著睡著了的戀人。
「所以說,姐姐非常喜歡這種香水嗎?真是諷刺得可以。」
天才先用指尖輕輕點著紗夜的嘴唇,再慢慢地沿著臉頰撫摸起來,最後變成揉著對方的腦袋。
對待寶物般的小心翼翼,大概會被人誤以為是甚麼奇怪儀式。
(紗夜跟日菜大概沒有注意到,她們待在一起時總有種特殊的氣氛。)
「日菜,你也用這款香水不就可以嗎?」
天才壓低聲線「這是不可以的,姐姐認定了的東西就不會變改,亦壓根不容許別人打破。
如果我擅自拿來用的話,絕對會惹怒她的。」
(姐姐…難不成,我連一支香水的位置也比不上嗎?)
其實身為配方擁有者,日菜想要製作多少次都是可以的。
可是在天才的世界裡,冰川紗夜的一舉一動都會立刻成為最新的指標,
被對方牽著走的日菜總是盡量配合對方行動,即使這一切沒有被發現,亦沒有被重視。
偶像再一次見識到雙子之間的微妙同步,
在那兩人眼中,Adenium擁有著某種特殊的位置,
雖然紗夜跟日菜的出發點各有不同,她們得出的結果卻是一樣。
微妙的同步方式所帶來的好處和壞處,之後會隨著時間漸漸浮現吧。
「日菜,不如我將它封印起來,這樣可以嗎?」
「別這樣做,如果姐姐察覺到的話,她會很傷心的。」
不動聲色地接近睡公主,這個膽小的戀慕者輕輕吻著對方的手背,並且宣讀那份愛的誓詞。
「只要是你喜歡的東西,即使再困難人家都會得到手,誰知道竟然是某人身上的香味。
紗夜,我應該怎樣好?」
無所適從,這四個字才是戀愛關系的真實狀態,
就算讓日菜提前猜測上千次,也不可能想得出紗夜感興趣的事物。
如果說高中時期的冰川紗夜是個有點難以理解的人,此刻的她應該是世上最難以捉摸的人。
被騷擾得太久,熟睡的孩子開始甦醒過來,紗夜大概沒有想過張開眼後,會見到日菜如此貼近著。
受到驚嚇的關系,整個人一下子僵硬起來,本人快速變得繃緊的表情令日菜的心不斷往下沉。
「紗、紗夜,日菜剛剛回家,是人家叫她來接你的。」
偶像為了令大家的處境得以舒緩,迫不得已搬出一個有點走樣的謊言。
「原來是這樣的。丸山桑,剛剛真是失禮了。」說著道歉話的人站起來,並往房間方向前進。
「姐姐!姐姐!等我一下!」
冰川雙子的言行或者有著巨大的差異,其實當中的核心沒甚麼不同,
這兩個人都沒有跟偶像道別,理由看似簡單亦令人無奈:對你失去興趣,或者沒有交流的意欲。
「唉…如果千聖在的話,剛剛的情況必定能夠處理得更好,
為甚麼每當我需要你的時候,你總是不在身邊?」
身為偶像的丸山彩,當然知道對方的工作繁重,
即使兩人已經開始同居,大家能夠見面的機會也不見得增加。
特別是千聖,從今年春季開始,人氣高企的演員經常出現在大銀幕。
加上本人不會將行程表告知戀人,彩只能從對方的短訊得知演員的行蹤。

就像以下的訊息:
【千聖,你今日會何時回家?人家來準備晚餐。】
【抱歉,剛剛導演要我們再拍攝幾個版本,晚餐不用準備給我。】
【那麼,你何時回來?我等你。】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自己甚麼時候下班。對不起,明明說好今日準時回家。】
【不要緊的,千聖要注意身體,不要讓體力透支。】
【好的,導演在找我了,下次再聊。】

關上手機電源的演員輕輕嘆氣,向著會議室那裡前進。
「對不起,我來遲了。」
經理人渡邊先生一邊拍著導演竹木先生的肩膀,
一邊笑著說「沒問題的,剛剛我們在談寵物的話題,還未進入正題呢!」
(我記得這兩個人都是犬派,特別喜愛柴犬,也難怪他們能夠聊得如此高興。)
千聖會記住人們的喜好已經成為一種本能,
作為交流時的話題或者試探對方的方式,這些都是當童星時學來的。
坐下來後,演員開始跟人氣導演交談起來。
「說起來,我記得竹木先生正在籌備新電影的事項,請問今日找我來是…」
「白鷺小姐果然神通廣大,這些資料都未浮上水面,便被你發現了!」
導演用欣賞的眼神注視著演員,而經理人馬上也自豪的語氣稱贊著
「哈哈哈哈!我家的千聖可是一位女王來的,沒有甚麼事能夠逃得過她的雙眼。」
「兩位實在太誇獎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跟大家學習。」
白鷺千聖謙虛的工作態度在演藝界之中算是數一數二的,
即使此刻本人已經累透,仍能夠保持完美狀態參加會面。
「因為白鷺小姐是女王大人,所以可以節省解釋的時間了。」
忽然,竹木先生一面正色的發言,
跟剛才傻笑中的樣子差距實在太大,偶爾會讓人們以為他的正職是演員。
這位知名的導演過來的理由很簡單,早在電影的劇本完成之前,
制作單位心目中已經認定女主角要由千聖飾演。
他們希望看到的是能夠令人眼前一亮的演員,白鷺千聖或者沒有自家戀人的溫柔氣息,
也沒有天才的視覺衝擊力,然而她擁有著多年來不斷累積下來的演藝內涵,那只屬於本人的世界觀。
任何角色來到千聖手裡,都會塑造成獨一無二的角色魅力,這份能力足夠讓她站在演藝界的頂峰。
「就是這樣,所以希望白鷺小姐能夠跟我們合作。」
雖然是請求的言詞,裡頭的自信卻滿得快要溢出來。
名導演竹木先生對於千聖的答覆有著某程度的把握,因為自己的作品一直是優秀的代名詞。
不過,事情總不會一帆風順,經理人渡邊先生掛著一貫的笑臉,食指輕輕敲著桌面
「我家的孩子近期很忙碌的,這種事任何人都曉得。
雖說竹木先生的作品總是獲得無數的獎牌,也請不要抱有太大期望。」
經理人一下子將對方的厚愛拒之門外,這是有理由的。
演員的作息時間是被動的,如果將過量的工作交給對方,結果只會弄巧反拙。
出色的經理人,不會只懂得接下工作,即使眼前的機會有多巨大,懂得拒絕也是一件重要的工作。
眼見雙方各不相讓的氣氛,被夾在中間的人向兩位提出解決方案
「不如這樣吧,竹木先生給我一星期去好好考慮一下,
因為近期要處理的事務有點多,人家真的不能一下子做決定。」
從千聖的眼神所傳遞著名為【演藝熱誠】的感情,讓本人覺得距離對方答應的時間不會太久。
「那好吧,希望下一次見面時能夠得到好消息。」
導演離開後,經理人的手指變成輕輕點著千聖的臉龐,用不滿的語氣說著
「千聖…你知道這樣做是不合程序的,下次再有這種事的話,我要生氣喔。」
演員亦明白對方是在擔心自己,老實道歉著「抱歉,可是我真的很想參與其中。」
「唉…女王大人,你是知道的。最需要說服的對象,不是我,是你家的那位。」
「我知道。」
語畢,陷入沉默的演員悄悄握緊拳頭,經理人沒有再責備下去,只是無奈的嘆氣。

地點轉回大屋那邊:
當紗夜跟日菜回到她們的房間後,冰川雙子便陷入沈默之中,
經過一段時間的同居後,說紗夜不習慣跟日菜相處其實不太正確,因為日菜也不懂得怎樣跟對方交流。
天才那異於常人般自信,讓她可以跟前女友耍任性,亦能夠應付千聖的語言攻擊。
即使如此,對著最愛的人卻總是束手無策。
交往以來,獨處的戀人們偶爾出現的是,大家一言不發的狀態。
(姐姐難不成是在生氣?應該怎樣做才好?)
陷入苦惱的日菜,在聽見背著自己的戀人所發出的嘆息後,內心的恐懼感又漸漸浮現。
突然,轉過身的紗夜快速接近著,下一秒日菜已經被按在牆上。
「日菜…我想拜托你做一件事。」
「唉?可、可以的。」
冰川紗夜認真時的神情是非常吸引的,貼過來的溫度令天才快要分不清東南西北,
本人有點站不穩的情況讓紗夜誤會起來。
「日菜,你是工作太累了嗎?」說話的同時,小貓咪獲得戀人溫柔的擁抱。
那稍微有點快的心跳聲,顯示著天才的混亂思緒,只可惜小灰狼仍舊反應不過來。
「不是的,這裡有其他理由…說起來,姐姐想我做甚麼?」
(我是在作夢嗎?姐姐竟然主動抱過來。)
日菜在解釋時候,眼睛是完全往下看,還好對方也沒有深究下去。

然後,紗夜提出一個非常特別的請求「我想日菜能夠改變一下房間裡的香精。」
「唉?姐姐是不喜歡嗎?」
天才抬起頭,帶著恐懼的神色讓人不禁要替她痛心,到底看重對方到甚麼程度,才能如此恐慌。
(為甚麼要露出這種樣子?明明我甚麼都沒說,別總是弄得像在欺負你似的。)
將這份不忿壓到心底裡,紗夜繼續說下去。
「這種氣味跟日菜的公寓是同一款吧,我想大家已經住在一起,新的環境應該使用新的香氣。」
其實天才也曾經想過類似的事,可是那種香氣對於本人有著特殊意義。
(那是…姐姐接受我的時候,同時間存在著的東西。)
那一夜,日菜是一直看著紗夜的睡相到天明。{注:第10章 }
就像快要枯萎的向日葵,不停渴求著對方的一切。
名為愛的泉水,源源不絕的流進心房,也是日菜第一次理解到【幸福得讓人害怕】的意思。
回憶的時間很快便被打斷,紗夜開始蹭著對方的頸項,雙手也開始【作惡】起來。
不知不覺, 右手已經往下探索,左手亦往腰間撫摸。
「而且,我希望日菜能夠做一種代表我們愛情的香精。」
耳邊傳來溫柔的低語,誘惑著那個用智慧作武器的天才,教人失去思考的餘地。
「紗夜…」
這下連發問的機會也消失,理由是請求者還主動奉上一吻。
「但是…」
再次將對方的嘴唇封住,這樣子分明不讓人拒絕的意思,
接二連三的甜蜜攻擊,已經完美地取得勝利。
「日菜,就答應我好嗎?」
當這只明顯撒嬌中的小野狼開始扯開對方的衣服,並輕咬著露出的肩膀時,小貓咪已經輸掉了。
「好的,我答應你。」
「謝謝。」
作為答謝對方,接下來的兩小時,雙子沒有再離開過房間。

晚上12:00am
白鷺千聖總算完成今日的工作並回到家裡,即使在回程的路上本人還是沒有選擇休息一會兒,
不斷聽著井上小姐的報告,關於公司的最新情況,大屋的人員管理,以及戀人丸山彩的近況,
這種暗地裡努力的習慣,大概永遠都改變不了。
推開房門後裡頭是關燈狀態,這一點讓千聖暗暗鬆一口氣,也看見躺在床上的彩一臉安穩的睡著。
千聖沒有跑到戀人身旁,她選擇攝手攝腳到浴室那邊。
梳洗過後,本人還是浸在浴缸裡,思索著應該如何跟戀人解釋。
可惜千聖大概是沒有留意自身的體力已經消耗過多,被睡意擊倒的演員就這樣睡著了。
其實由房門被打開的一刻,彩已經醒過來。
沒有張開眼睛的偶像不想戀人再花費氣力跟自己交流,因此體貼地飾演著睡美人。
然而,水聲消失後,遲遲沒有聽見對方移動的聲音,也沒有拉門的聲音。
不禁讓人擔心起來,偶像悄悄拉開門讓蒸氣跑到外邊,
視野變得清晰起來的彩,發現累透的戀人正待在浴缸裡,作為女友的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其實有很多。
首先,不動聲色將拋在地上的衣服拾起來。
然後走到浴缸旁邊坐下,食指輕掃臉龐,最後來到嘴唇,看著食指消失其中,從而感覺著對方的溫度。
這個行為不能算是彩的喜好,而是某次惡作劇時,發現千聖對於自己的手指有點特別的執著。
自此,這種親密互動就變成只屬於兩人的秘密。
裡頭的柔軟跟隨本能吸吮起來,像是要品嘗一遍的反應,讓彩無聲的苦笑。
(如果…醒過來的千聖也像這樣坦率,那會是多好?)
戀人的意識開始回復過來,當然能夠感覺到異物的存在。
冷靜的個性讓千聖認清此刻所發生的事,身體亦開始放鬆下來。
「千聖,洗澡時睡覺很容易著涼的。」
「…」
看見戀人的眼神再次迷離的,手指輕輕攪動著,把對方的注意力喚回來。
「依然很喜歡呢。怎麼了?累得說不出話來嗎?」
「嗯…」回答同時舔著手指的白鷺千聖,那懶洋洋的反應跟工作中的她形成巨大的反差。
「泡夠了嗎?」
「嗯。」
「你先慢慢站起來,我再抱你回去好嗎?」
「嗯。」
丸山彩不是傻瓜,戀人心事重重的樣子,隨著腦袋清醒過來而變得明顯。
(可以問的事件,可以說的話題,其實不算多…如果直接追問起來的話會刺激到她吧。)
「千聖,你這樣不放開的話,我會動不了的。」
總算願意鬆口的同時,嬌小的戀人一下子從浴缸站起來,
高溫的身體瞬間接觸寒冷的空氣,強烈的溫差令人有點目眩。
「唉、唉!千聖你真的是,如果我沒有馬上抱著你的話…」
你會受傷的,這句話彩不忍心說出來。
去責備一個容易內疚的人並不一件好事,特別是對方毫無防備的時候。
「彩…你不打算接著我嗎?」沒有轉彎抹角,那樣直白的說話大概是在撒嬌的意思。
可惜的是,此刻的偶像完全沒有機會享受這份微甜的氣氛。
「當然不是!千聖就稍微聽話好嗎?」
偶像的睡衣已經被戀人弄濕,即使如此,本人沒有放手的意思。
「現在帶你回床上,我來幫忙擦乾。」
抱起戀人的瞬間,這份心痛比剛剛來得更為強烈。
(千聖…身體比之前更輕了。)
其實並非本人不去注重健康,而是過度忙碌所導致的體重下降。
在演員完成繁重的工作前,都會一直出現這個情況。
為免被他人發現,跟眾人吵鬧時,千聖是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抱起自己。
(真是可笑,我們一起演出已經很多年,直到交往後才發現這種事。)
「彩?」發呆的戀人用微妙的目光注視著自己,令這位疲倦的演員不得不在意起來。
「對不起,我只是有點看呆,畢竟千聖真的太美了。」
道歉的說話隨著行動而結束,細心擦去水份的同時,把溫暖的被子蓋在對方身上。
面對戀人的稱贊,演員選擇閉上眼睛作回應。
「千聖,你不用張開眼睛。不過想問一下,你是不是有甚麼事想跟我商議?」
戀人的說話無意間擊中問題核心,讓千聖沒辦法再保持沉默。
突然,某人從被子伸出雪白的雙手,輕輕環住戀人後頸,
「不如彩來說說看,有甚麼事情我是[需要]說的?」
讓對方跟自己的眼睛對上,被制服的人到底是誰?
那帶著笑意的眼神訴說著,別妄想會跟你談下去的意思。
如果反抗的話,會發生甚麼事?
千言萬語卻無處發聲,匯聚而成的就只得這句。
「沒甚麼,剛才是人家想多了。」
偶像的笑容,呼吸,以及聲音都擁有著獨有的甜膩感,讓剛才的危機感瞬間解除。
此刻,確實掌握主導權的那位露出滿意的笑容,並且給予對方命為的一吻。

~~~~~~~~~~~~~~~~~~~~~~~~~~~~~~~~~~~~

後記:

或者你們會認為,明明作者上一章(第19章)是如此歡樂,
為甚麼會【畫風突變】呢?好不負責任喔!
那好吧,我就稍微思想引導一下各位。(忍笑中)
為甚麼你們覺得這樣子的相處能夠稱得上是愉快?
冰川日菜:得知紗夜在試身室後,她做了甚麼?她選擇推倒對方。
一個在戀愛關系充滿自信的人,有需要用【色欲】去平複心情嗎?
然後跑去跟千聖聊天,那孩子根本是赤裸裸的妒忌心爆發,只不過稍微潤色了。
冰川紗夜:明明可以一手推開對方,這個人卻沒有這樣做,你覺得這樣算是【體諒】嗎?
彩跟千聖就不用說了,再解釋下去,總覺得將讀者當成白痴。 (腹肌抽搐)
結果來說,會被誤導的人,大概是以下三種人,
第一種是完全沒有察覺的人,
第二種是隱約感覺到,又談不上來,卻抱著樂觀心態的人。
第三種是早已將現狀況分析清楚,而不願往那邊想的自欺欺人。
(對喔!作者當然知道自欺欺人不是一個《人》)
你會是哪一種人?嘛,這個又不是比賽,成為任何一種人都沒有獎賞的。
我認為,不論哪一種人,都有其可愛之處,亦有其可笑之處。
等等!那沒有被誤導的人算是甚麼?你們是現實又殘忍的人,說笑啦www
ps作者是最天真無邪的人

為免人們找不到文:以下是本人作品整合站 ,

請按進【清純的S大送給你,各種純純的愛

评论(31)
热度(6)
© skyblue0203|Powered by LOFTER